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ALL伊】英文字母26(+?)题

·黑塔利亚同人

·各类Paro,多半国设+W学院Paro

·ALL伊【费里西安诺】,雷者慎入

·段子向


Accomplice(同谋/共犯)【米+英→伊/P.O.W组】

双眼被蒙上,眼前一片黑。

双眼失去视线,眼睛部下的感官都渐渐敏感起来。

“ve...这到底是哪里啊...”棕红发的青年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疑是布条的物品给捆绑着,他挣扎了会儿,依旧取不出双手。

失去了视线,棕红发青年隐隐听见有人在谈话,“...抓到了?”

“啊啊...抓到了...里面...绑着呢。”

“干得好...去看看他吧...”

听到脚步声渐渐逼近,青年的身子紧绷了。

“ve...德/意/志...日/本...你们在哪啊...好可怕哦...”青年无助地喊着平日最亲密的两人的名字,但是这举动让在门口的两人觉得莫名的愉悦。

“呐,求助的意/大/利也莫名可爱呢,不是吗?”金黄色短发,刘海下有着俗称为绅士之标的粗眉毛,翠绿色双眼的青年微眯双眼,来到棕红发青年身边轻抚他柔软的发丝说道。

“这点我意外地和你同步呢,英/国。”浓金色发上有个伫立的呆毛,亮蓝色的双眸现今看起来有些暗蓝的青年轻轻地握住棕红发青年的下巴说道。


北/意/大/利·费里西安诺,可是他们味音痴新的宝贝呢~

两人可是捕抓了意/大/利的共犯。


Angst(焦虑)【独伊/花夫妇】

时针指向傍晚7时30分,亮金发浅蓝双眸的青年一脸焦虑的看着挂钟,来回踱步。

‘费里西安诺那家伙到底去了哪里啊......’


Byword(口头禅)【法伊/情话组】

往左翘的呆毛依旧很有精神的屹立着,棕红发的青年哼着轻快的语调走在走廊上。

“哦呀,这不是小费里吗?心情很好的样子啊。”被称为小费里的青年回头一望看看是谁叫住他,看到有着淡金发篮紫双眼的青年时,棕红发青年便向他打招呼。

“ve~弗朗哥哥早啊!”

听见对方熟悉的口头禅,淡金发青年的心情也有一瞬间愉悦了起来,他笑笑回应棕红发青年的招呼,然后上前揉揉青年的头发。

“小费里的头发依旧好软啊。”

听到这句话的棕红发青年眯眯眼笑了笑,往左翘的呆毛缓缓变成爱心状。


Crime(背德)【伊双子/南北伊】

他们是双胞胎,也是兄弟。

有着和棕红发青年一样的模样,但是双眼却是翠绿的青年搂住熟睡的青年,在他的额头缓缓留下一个吻。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但是我就是爱着威尼斯诺。’


Dream(梦)【神意/初恋组】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相遇的,意/大/利。”

“嗯!约好了哦,神/圣/罗/马!”

- - -

棕红发青年一个突然地睁开双眼,瞪大的双眸依旧挥不去的慌张,青年用手扶住微疼的额头,然后喃喃:“原来...是个梦吗...”


Envy(羨慕)【普伊/小鸟组】

基尔伯特一手托腮的看着窗外在面玩的不亦乐乎的三人。

’啧,真妒忌阿西和本田与小费里感情这么好呢。‘

殊不知,他那红宝石般的双眸渐渐黯然了。


Fantasy(幻想)【南北伊】

“ve~罗/马/诺哥哥最棒了~最喜欢了!”

今天,南/意/大/利·罗维诺依旧这么幻想他的弟弟会这么对他说。


Glory(荣耀)【日伊/枢轴花组】【黑塔鬼Paro】

成为轴心组的一员一直都是他的荣耀。

即使有位战事超弱,每次都会向他和另一位求救,另一位每次每次都会去帮助他,但是自己而是挑情况帮忙。但是有了这位的存在,他觉得轴心组才是完整的轴心组。


所以......

当其他人都离开那个充满雏菊花香,但弥漫着悲伤情感的房间时,德/国在离开前拍了拍还在愣住的他,然后关上门,让两人完全隔离外面的一切。

他毫无知觉地走到那位的床前,然后跪下,一把抱住渐渐失温的身躯。

”意/大/利君...请睁开眼睛好么...?“

怀里的人没回应,永远都不可能回应他了。

”请睁开眼啊...大家都在期待你的醒来啊...包括我也是啊...没有了你...我们还算是完整的轴心组吗...“

这一天,日/本·本田菊首次知道失去朋友的痛苦,也是最后一次知道。


Hopeless(绝望/无望)【全员】【黑塔鬼Paro】(根据黑塔鬼派生MMD-全力的再现取出剧情)

一个人。

又是一个人。

大家都在我的眼前...

一一的失去生命了。

”啊啊...非常抱歉...看来我已经到此为止了...“

穿着白色军装的青年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有气无力的对已经呆愣的他说。

【日/本,脱队】

”喂...意/大/利...不要哭啊...快走吧...“

”可是!“

”普/鲁/士...意/大/利...就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

棕红发青年哭着不肯离开,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他不可能在让自己失去他的法/兰/斯哥哥和中/国还有俄/罗/斯。但是在法国说完后,他就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法/兰/斯哥哥...?”

一边的俄/罗/斯抬起头,“快走吧,不要浪费我们的努力啊。”

“你的话,没问题的哦。”

已经遍体鳞伤的中/国也劝住两人,“

快走吧...反正你们留下也是碍事。随便走到哪里去都好。”


——我就像笨蛋一样被大家保护着。


“要快点...找到日/本才行...不然在这样的空间里...我不知道我何时又会忘记他...”

说完,被称仙人的中/国也敌不住体力消耗量而倒下了。

“中/国君?”

俄/罗/斯看着无法再回应他,倒地不起的仙人,轻声道:”啊啊——即使在这里...我也依旧是一个人呢。“

【法/国,中/国,俄/罗/斯脱队】

”我要呆在他们俩的身边。“浓金发的青年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停住呼吸的两人,回头这么和棕红发青年说。

”啊啊,这没什么,正因为他们已经听不见了,所以我才能直言。“

”我,要陪伴他们,直到我的最末期来临。“

【美/国,加/拿/大,英/国脱队】

最后剩下的两人......

”小意...钥匙...我们拿到了哦。“

”所以...你先离开..我们...随后会跟上的...“

他们眼前的青年流泪着,歇斯底里的大喊,”为什么?!!我不要!!!我也要留下来!!“

”不听话的家伙...要...跑操场...10圈...”

说完,东西兄弟双双在青年的眼前停止了呼吸。

【普/鲁/士,德/国脱队】


—— 一个人,

——又是一个人。

—— 大家都在我的眼前...

—— 失去了生命。


———— 都是我的错

青年绝望的跪倒在地上,依旧无法接受他身边的朋友都离开他的现实。


—— 我...绝对会让你们平安脱出,即使...

—— 要牺牲我自己。



Invariably(不变的)【中伊/天然呆组】

风景一如往常,清风吹拂,吹起棕红发青年的刘海,往右翘的呆毛也随着风儿摆动。

青年眯上双眼享受风儿的吹拂,然后摸了摸在他身边蹭蹭的小猫咪。

“ve~今天的天气真好呢~”青年对着空气喃喃。

“费里西安诺,你又逃到这里来了啊阿鲁?”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口头禅和声音,称为费里西安诺的青年回头看向来人。

“啊,王耀君,Buongiorno。”费里西安诺微笑向王耀打招呼。

“早安啊阿鲁。”王耀回应了声,然后坐到费里西安诺身旁。

费里西安诺看着王耀,然后发出不明的声音继续看着天空。

’费里西安诺依旧没变呢...就如往常的逃掉路德维希的说教,然后来这里和小猫咪互动,看看蓝天什么的。‘王耀看着费里西安诺的举动,心这么想着。

这是他观察多日所得之的结果。


Joke(笑话/笑柄)【加伊/呆毛组】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逃掉了新闻部的任务。

他来到他以往常去的阔达的草场,然后随意坐下。

“ve~路德的表情真可怕呢~”费里西安诺眯着双眼笑着说着,然后享受地迎着风儿的吹拂。

抱着熊二郎的柔黄短发,蔚蓝双眸且有着一根卷曲垂下的呆毛的马修·威廉姆斯看见了不远处的费里西安诺。

‘诶,是费里西安诺君呢。’马修走到费里西安诺的边旁,“费里西安诺君,你又逃掉任务了吗?”

费里西安诺感觉到有人在呼唤他,于是转过头,他看见马修但是却开玩笑地说,“诶??是谁在叫我?”

被费里西安诺无视的马修顿时觉得好失落,脸上伤心的表情在费里西安诺的眼里看得一清二楚,不忍心看着马修伤心的样子,费里西安诺立刻解释,“啊啊啊我只是开玩笑的啊马修!!请不要伤心啊!”

马修看着费里西安诺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揉乱他的棕红发,“下次再无视我我就不理你了。”

“ve~不会的。”费里西安诺眯眼任马修“整理”他的头发,但是往左翘的呆毛却缓缓变成了爱心状。


Kinky(变态/怪癖)【英伊/天使组】

”听说你那呆毛是敏感处?“有着金黄色短发,短发下有着俗称绅士之标的粗眉毛的亚瑟·柯克兰随手拿了前面盘子上的一个小饼干,丢进嘴里,问了问面前在做记录的棕红发,有着往左翘的呆毛的青年。

”嗯,听哥哥说是这样没错。“棕红发青年,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抬起头回答,”......不要和我说你想....“

亚瑟微眯双眼笑了笑,然后倾身向前,看着逐渐靠近的脸,费里西安诺心里打起了警铃。

”亚瑟你你你不要乱来!“棕红发青年慌张地退了退身子,但是一时忘记自己是坐在椅子上,身后的椅背阻挡了他的行动。

”嘿嘿嘿,你是逃不掉的。“亚瑟得意地笑了笑,然后一把拉住了那个有些扭曲的呆毛。

”唔...!放...嗯..放开啊...ve...“费里西安诺一瞬间顿住,然后脸开始红了。看得亚瑟觉得可爱不已。

就从那次开始,亚瑟就有了爱拉费里西安诺呆毛的怪癖。


Lie(谎言)【独伊/花夫妇】

那个青年和他说过他会一直陪着他们,无论何时都会。

但是有着亮金发,浅蓝双眸的青年却看出了那青年双眼背后的动摇,他曾经想要追问,但是青年却一直在躲避着他。

直到——

【三年后】

天下着倾盆大雨。

他捧着一束雏菊,地下的头看不清楚神情,雨滴打在他的身上,但是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疼痛。

他站在一个坟墓前,然后蹲下,将那束雏菊放到坟前,一手怜惜的轻抚坟墓上的黑白照。

”你曾经说过,你会一直陪在我和日/本的身边,就其实是我。“

指腹划过照片上那天晴般的笑容,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流泪了。

”但是...现在呢...?“

”你对我们说了一个谎言,意/大/利。“


Memory (记忆)【神意/初恋组】

在他的记忆里,他小时候遇到的那个男生有着和他认识的一个人一样的亮金短发,浅蓝双眸,一个独立神圣的存在。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他们立过再见的吻。

或许是因为年华流逝,时间的脚步不停流,他也渐渐忘记了。

‘意/大/利,我在这里哦。’

那日,那小小的灵魂守在午睡的他身旁,轻轻地说。


Nicktie(领带)【恶友伊+南北友情向】

今天南北伊兄弟要和恶友组三人一起出街,但是...却发生了一些小麻烦...

“喂,威尼斯诺,还没好么?”有着和青年一样模样,但是双眸呈翡翠绿的青年问着站在一堆领带前思考的他。

“ve...哥哥你说我选哪个领带好呢?”棕红发决定放弃思考,转向自家哥哥求救。

正罗维诺要说出‘选这绿色。’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三个人。

“小费里西安诺选亮红的!亮红色的!”

“笨蛋基尔不要推我!小费里选亮绿色的!”

“你们这两个没品位的,听哥哥的,费里选蓝紫色的那个。”

两兄弟突然看到这三个人吓得抱在一起,然后看清是谁后,罗维诺一脸嫌厌的将自家弟弟,费里西安诺拉到身后,“你们这三个可恶的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

“诶罗马诺,你忘记我们今天要一起出街么?”有着亮绿色双眸,棕色卷短发的青年把要凑过来的银白头发,亮红双眸的基尔伯特给推开,这么和罗维诺说道。

“臭安东尼奥别推我!对的,因为看你们一直还没出来所以就....”被安东尼奥推开的基尔伯特复仇似的推回他,然后未说完的句子就被他身后嗅着玫瑰,一副流氓样的亮金发,紫蓝双眸的青年给打断,“因为你们太久没出来,所以我们就决定去找你们。”

罗维诺听了挑了挑眉,“你们这是在私闯民宅。”

罗维诺身后的费里西安诺抓了抓罗维诺的衣角,探出头看向三个人,“ve...基尔,安东尼哥哥还有弗朗哥哥你们可以按门铃的ve...我们还是会听见的...”

看到费里西安诺一副恐惧的小猫样,恶友组三人被萌杀了。

“对不起!!以后我们会注意的!”三人一齐说完后,就互相互捅彼此。

费里西安诺无语地看着三人,然后继续看着罗维诺,“呐哥哥,选这个绿色的好吗?正好和哥哥的眼睛很像~”

罗维诺揉了揉自家弟弟的棕红发,语气颇为高兴地回答,“嗯。”

于是领带就这么决定了。


Ordinary Life(日常)【米伊/KY组】

“ve~天气真好啊~”棕红发青年神了伸懒腰,头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动作微微动了下,然后青年瘫坐在椅子上。

青年对面的金黄色短发,有着一个伫立的呆毛的青年啃着汉堡包不语地看着他。

发现有股视线的费里西安诺看着面前不语的青年,“阿尔弗雷德?怎么了吗?”

名为阿尔弗雷德的青年放下吃了四分之三的汉堡包,笑着摇头,“没有啊,费里西安诺才是,心情特别的好?”

费里西安诺摇了摇头,“也没有啦,就是呢...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的时候觉得好愉快啊~的样子。”

听到青年话语的阿尔弗雷德愉快地笑迷了眼,然后起身来到费里西安诺的背后,弯下腰抱住青年。

“和费里西安诺一起的时候就如日常般一样呢~”

青年抱着他愉悦的说道。


Pride(骄傲)【普伊/小鸟组】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一脸宠溺地看着穿着教延装,在不远处采集小花的少年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基尔,作为骑士,我想请你守护费里西安诺大人,且,这也是费里西安诺的哥哥大人,罗维诺大人下的指令,请您接旨。’一日,一个穿着教延服的随从来到他的面前,这么和他说。

基尔伯特将手上的杯水喝得精光,然后回,“基尔伯特接旨。什么时候出发?”

“三日之后。”

“这么快?!”

“是的,因为有个教堂需费里西安诺大人立刻到。”随从面露难色,有些无奈地说。

基尔伯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从很感激他的理解,和他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离开了。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场景。

确定四周围都没危险,基尔伯特放松会儿,但绝不放下警备的闭上双眸歇息,不远处的费里西安诺看到在歇息的基尔伯特笑了笑,坐到他的边旁安静的编起花环。

费里西安诺哼起他和哥哥时常听罗/马爷爷唱的小歌谣,小调都随着主人的心情愉悦的飞跳着。随后,他将编好的花环轻轻带上基尔伯特的头上。

感受到动静的基尔伯特睁开眼红的双眸,入眼就看见少年笑眯眯的笑颜,让基尔伯特的心情好了许多。

“小费里西安诺,你看起来很高兴?”基尔伯特揉了揉少年柔软的棕红发,少年享受的蹭了蹭,并说,“基尔带上花环果然不错呢!”

基尔伯特疑惑的将手伸上头,果然摸到一个似花环的东西,他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握起少年的手,在手背留下一吻,“基尔伯特感谢费里西安诺所赐的花环。”

基尔伯特可以说,这个花环和守护费里西安诺是他一生的骄傲。


Quake(颤抖)【独伊/花夫妇】【黑塔鬼Paro】

当他知道他为了让全员逃脱而打算牺牲自己时,他有种想要立刻阻止他的想法。

但是他的笑颜让他止步,只能感受自己的身子不断在颤抖。

“意/大/利你这个笨蛋!!!”


Reason(理由)【南北伊】

“理由?哼,爱他还需要理由么?”翡翠双眸的青年一脸不屑的说着,然后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另一个棕红发青年。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Smut(情色)【米伊/KY组】

“呐,听亚瑟说拉了你的呆毛好像会发出很可爱的声音呢~我想试试看可以么费里西安诺?”金色短发,头上有个伫立不倒的呆毛的阿尔弗雷德来到棕红发,有着向左翘的呆毛的青年,费里西安诺的面前,双眼闪烁的问道。

“噫!!!不行!!绝对不行ve!”听了眼前美/国/人的请求,费里西安诺立刻护着自己的呆毛,然后反坑的拒绝。

阿尔弗雷德看到眼前的意/大/利人这么抗拒,总觉得莫名不爽,”诶——为什么啊!明明你让亚瑟拉了!“

费里西安诺面露难色,”那是亚瑟自己拉的!!我可没有答应!!“

美/国/人听了意/大/利人的话,露出了邪笑,费里西安诺看到如此熟悉的笑容,整个人打起冷颤,扭曲的呆毛表示了主人现在的心情,他现在很想立刻逃跑!

阿尔弗雷德拉住想要逃跑的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别逃跑,应该说你逃不掉的。“

费里西安诺一脸苍白的被阿尔弗雷德拉在怀里,想死的心都有了。

美/国/人看到青年的神情觉得好可爱,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

”ve!唔!阿尔...阿尔弗雷德...你放手啊...嗯!“

啊,果然好可爱又色情。阿尔弗雷德如此想到。


Time Travel(时空旅行)【英伊/天使组】

他无意穿越到了意/大/利还未分割的时代,然后看见了一个小小,又很可爱的小孩儿。

可能是因为之前当过两个弟弟的兄长的原因,他慢慢地来到小孩儿的面前,问,”一个人在这做什么呢?“

被问话的小孩儿吓了跳,他回头看向是谁,看到了他后就扬起笑容,”啊,我在采些小花要编罗/马爷爷说的花环!“

‘我要给英/吉/利弄个花环!’

相似的话语让他觉得有种记忆混乱,他笑了笑,”那...要不要我教你弄呢?说不定你可以弄个给你的罗/马爷爷呢。“

小孩儿听到他的话大力点头,”好啊好啊!“

当他教完小孩儿花环,他觉得有股力量在涌现。

‘说不定,是要回去了。’他这么想。

”啊!费里还没问哥哥的名字呢!我是费里西安诺,哥哥呢?“小小的费里西安诺抬头看着他,这么问。

”亚瑟,柯克兰。“他说完,在小费里西安诺的发旋留下一吻,便如尘埃般消散了。

- 几年后 -

亚瑟·柯克兰坐在草原里,望着一片无际的草原。然后突然感受到头上被放了什么东西,他便疑惑地拿下来,看见是一个用着雏菊编成的花环。

”亚瑟哥哥,还记得这个么?“以往糯糯的小孩音如今已经变成了青年版的声线让他有些感触。

他不回答的起身抱住已经成长的青年,用行动来回答。


Until(至)【双伊/笑颜组】

他一脸无奈地看着吓得在发抖的意/大/利人,实在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可怕。

“呐费里西安诺君,你就这么怕我么?”有着乳白,双眼是美丽的紫色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带着无奈的语气问着眼前被吓得身子发抖的棕红发青年,费里西安诺。

青年的呆毛也因为害怕而扭曲了,伊万看到这样暗自叹气了下。

“ve...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到伊万的时候会莫名觉得恐怖ve...”颤抖的意/大/利人强行让自己镇定,但是失败。

俄/罗/斯人听到青年的话,淡淡地笑了,说,“没事,我会等到费里西安诺君等至你看见我不再颤抖为止。”说完,伊万上前揉了揉青年的头发,然后缓缓离去。

费里西安诺看着俄/罗/斯人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揪痛


Veneration(崇拜)【米+英→伊/P.O.W组】

费里西安诺曾经很崇拜阿尔弗雷德和亚瑟。

因为两人虽然时常拌嘴,但是学院的节目往往都能成功举行。就因为这点,费里西安诺很想知道两人是怎么合作的。

费里西安诺鼓起勇气敲了敲会长室的门,听到里面的答复后才进去。

还在拌嘴的两人听见开门声就停止了吵架,当两人看到来人时更是惊讶。

“费里西安诺?来会长室找我有事么?”亚瑟将手上的资料放回桌上,起身来到费里西安诺的面前问道。

“可能不是找你而是找我啊!Hey,来这里有什么事吗?”阿尔弗雷德推开亚瑟,一脸愉悦的问着费里西安诺,完全无视亚瑟对他的白眼。

费里西安诺眨了眨眼,然后带着轻快的语气说,“ve~我其实想知道你们俩是怎么合作的。因为节目的成功让我对你们俩感到崇拜。”

英/国人和美/国人听到意/大/利人的话搔了搔头,阿尔弗雷德说,“也没什么,别看我们时常吵架,我们该认真的时候会认真的。”

亚瑟赞同的点点头。

“诶诶?!这样吗!ve~突然觉得好厉害啊!”费里西安诺突然觉得两人好棒,对两人的崇拜更升一度。


Wound(伤疤)【黑白伊】

谁说伤疤只能在表面而已?心里的伤疤往往比表面的伤疤恢复得更慢。

有着深棕红色短发,艳红紫色双眸的青年拿着一束雏菊,进入一个病房,然后将那束雏菊放进花瓶里。然后一脸温柔地看着在病床熟睡的和他有着一样模样的青年。

“费里西,我来看你了哦...”青年在一旁坐下,然后将床上青年的额发别到耳后,语气十分的轻,轻如毫羽。

然后,青年不知为何神情开始黯然,下垂的右手紧紧握拳。

‘卢西...不是你的错哦...’

‘所以...不要因为就此而自责哦....’

‘因为....这是我...自愿帮卢西...挡下的呢...~’

卢西安诺因为看见自己亲爱的人,费里西安诺替自己挡下那一发子弹而受伤,觉得心里很难受。

也许,这次的意外会是卢西安诺一生的心理的伤疤。


Xmas(圣诞节)【黑白伊】

今天是圣诞节,街上都洋溢着圣诞气氛。

卢西安诺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在装饰圣诞树的另一个自己,费里西安诺,不知想吐槽什么。

“费里西,你需要这么勤奋地去装饰么?让弗拉维奥去做不就好了么?”卢西安诺打了个哈欠,这么问。

费里西安诺停下动作,然后转头看向卢西安诺,“ve,也没什么,因为罗/马/诺哥哥和弗拉哥哥都还没回来所以就帮忙弄一点。”

卢西安诺挑了挑眉头,觉得这个小情人好有趣。他伸出食指相费里西安诺勾了勾,费里西安诺疑惑地歪了歪头,但是还是跟着卢西安诺的指示来到他面前。

卢西安诺一把将费里西安诺拉进怀里,然后将头埋在他的颈部,语气闷闷地说,“别弄了,稍微陪陪我吧。”

费里西安诺对于今天撒娇的卢西安诺感到好开心,他点了点头然后揉了揉卢西安诺深棕红色的头发。


Yearn(渴望、怀念)【南北伊】

自从和哥哥分离了后,他就一直很怀念他的唠叨。

“ve...不知道罗/马/诺哥哥现在怎样了呢....”他趴在桌上,无力地看向窗外的蓝天,语气慵懒。

他很想念他。

听到自家弟弟说着思念的字语,他笑了笑然后来到青年背后默默抱住,轻轻说,“笨蛋弟弟,我回来了。”


Zero(零)【独+日→伊/轴三组】

他们原本只是漠不相关的三个人。

但是因为一个小意外,三个人相遇,然后结盟,也成了好友。

一切的零,变成如今的三个人,是他们未所预料的。

也许,以后的他们会一直在一起,打破零的次元,和彼此体验各自的第一次。


- 完 -


作者废话:

·我...终于写完啦!!!!!!!!

·拖了好久的字母段子.........挖坑就得自己填呵呵呵.....

·本打算除夕发,但是写不下去,想初一发但是超时...结果就初二发了【死目】

·第一次挑战字母段子真的很不容易,而且还是ALL伊向...

·啊...我还拖了三日鹤的文?

·那个东西无所谓啦【喂

·以上,如果看官喜欢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评论(9)
热度(28)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