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点文】[黑白鹤]你,我

点文者: @墨伴君生 


·刀剑乱腐

·原著向

·女审神者北秋,黑鹤被称为暗鹤,白鹤依旧是鹤丸

·黑鹤(暗堕鹤丸) x 白鹤(原鹤丸国永),或者相反...?

·小学生文笔


刀剑,也被称为付丧神。

付丧神之所以会有着人类之躯是因为为了守护历史根源的审神者的思想而呈现。

刀,付丧神,既有白/光明的一面,也一定会有黑/暗堕的一面。

通常,付丧神黑暗的一面我们都称之为暗堕。而且暗堕后的付丧神性情和原本的自己有很大的差别,比如原本的自己是个温和顺巧的刀,暗堕之后会变得残暴嗜血。为此,审神者一般都会以毁灭作为最优先的选择,面的破坏其他的付丧神。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

准确来说,暗堕的付桑神可以说是付丧神的黑暗一面,他们来承担白色的他们所无法承受的黑暗,且让检非使者留下的黑暗气息让自己来承担。所以白色的他们虽然受伤了也不会被黑化,这就是其一的原因。

暗堕后的付丧神通常在充满灵气的本丸会呆不下去,因为他们的体内充满着黑暗的负能量,特别排斥正能量的灵气。


但是呢,如果真的要让一个暗堕的付丧神呆在正能量的本丸也不是没有办法...

——那就是和白色的自己,光明的自己定下契约。



某日。

鹤丸国永被主上,审神者北秋任命为小队的队长,带领泉和守兼定,小狐丸,一期一振,乱藤四郎和大和守安定到桶狭间出阵,故名其为让太刀好好升级。在讨伐的途中泉和守兼定遇到一个体格和鹤丸国永相似的敌人,于是便让鹤丸国永和自己交换敌人。鹤丸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为了全员的安危他还是和泉和守交换了。

当鹤丸对上那敌人的时候,他被那熟悉的剑法还有步伐给震惊了。

‘这...这不是我的剑法还有步伐么?!’鹤丸顿时瞪大双眼,“泉和守!小狐丸!你们先把敌人歼灭!我先一步把敌方的头领给解决!”鹤丸以剑挡下对方的剑法,然后回头有些焦急地对自己身后的泉和守还有小狐丸喊道。

听到两人的回复后,鹤丸便将眼前的敌人引到一边,尽量的离开敌刀。

“好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俩,先停下吧。你,到底是谁。”鹤丸将剑放回刀鞘,眼神阴冷的看着眼前的自己。

与自己颜色相反的自己,头发犹如黑夜般黑,双眼仿佛是被人用了红宝石嵌上去,在鹤丸的眼里看起来有些发亮,身上的羽袍也犹如被墨水进过一样漆黑,锁链的颜色也从金色变成了暗红色。


“若为鹤,必将有一绺红。同样的,我也是鹤丸国永。”眼前的“鹤丸国永”看着鹤丸带着微笑这么说,表情好像在和老朋友聊天般的悠闲。

“少胡说了!我才是鹤丸国永!你小子到底是谁!为何长得和我一模一样!!”鹤丸音量稍微飙升的对眼前的“自己”喊道,一脸的不相信和质疑。

眼前的“自己”好像被自己的话有些打击到,他那艳红的双眼有些悲伤,但是一会儿就不见了,“我没胡说,我的确是你。准确来说,是暗堕后的你。”

“暗堕后...的我?”鹤丸稍微冷静下来,然后仔细看着眼前的自己。

眼前的“鹤丸”点点头,“我们付桑神既有你们白的一面,一定会有黑的一面。黑的一面说的就是我们。其实,每个人都有,你的那些小队员的黑暗一面只是没出现而已,然而他们是真实存在过的。”

鹤丸听完“鹤丸”说的话后,才想起前几天他们的审神者,他们的主上,北秋和他们说过关于暗堕的事情:——


‘记住了,你们每个人都有着暗堕的一面。’

‘他们是真实存在的。如果遇上了不要慌、不要去排斥他们,学着去接纳他们。因为他们是你们黑暗的一面。’

‘你们无法承受的黑暗都由他们来承担了,所以...他们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坏人。’


鹤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收起自己的杀气,走上前握住“自己”的手,“抱歉,可能是没有遇到过这事情,我有些不可想象。”看着眼前瞪大双眼的“自己”,鹤丸继续说,“我们的主上告诉我们,身为暗堕的你们,是不是在承担我们无法承受的黑暗?”

听到这话的“鹤丸”笑了笑,笑颜简直就是自己的另一个版本,“是的,检非使者给你们的伤害后果都有我们来承受了,所以就算你们受伤,黑暗气息是向着我们袭来而你们只是受伤手入后就会痊愈了。”“鹤丸”缓缓睁眼说,“所以这一直以来都不曾发生过某个付桑神因为被检非使者伤害而暗堕的事件。”

鹤丸听到这里很是震惊,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坚信着只要被检非使者伤害,无论是被划了一下还是重伤,他们身上的黑暗气息会让付丧神失去自我,然后因此而堕落成为他们的冰冷武器。一个毫无自我且冷血残酷的杀人刀。

“这这这...原来是这样...”鹤丸顿时对眼前的自己好感上升,“那么的话....”


“鹤丸!敌人都已经歼灭了!要准备...哇啊!怎么有两个鹤丸!”小狐丸的声音顿时打断了鹤丸接下来要说的话,当队员五人来到鹤丸所在的地方时,小狐丸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似乎感受到对方的黑暗气息,一期一振将鹤丸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持剑,眼神不善的看着眼前的“鹤丸”,“鹤丸殿你到我身后来,这位似乎是敌人。”

鹤丸拍了拍一期的肩膀,“放心,如果是敌人的话我早就一刀砍了。他是我暗堕的一面...呃...要怎么介绍你啊?”鹤丸走出一期的背后,然后有些词穷的看着“自己”,说是鹤丸国永的话会很怪...总觉得在说自己...虽然那时自己没错啦....

“暗鹤,我们的主人都这么叫我们的。如果是你一边的一期一振殿下,我们那边会叫吉光殿。小狐丸会被叫黑小狐,然后....”暗鹤看着眼前的人这么说,然后小狐丸听到自己的称呼的时候,“黑小狐是什么啊啊啊!”

暗鹤看着小狐丸,“就是字面意思,暗堕的你虽然和现在的你差不多,但是都是黑色为主,所以主上就这么叫了。”

小狐丸右眼一抽,突然觉得他顿时很想叫自己暗堕的一面出来看看自己是有多黑。

大和守安定看着眼前的暗鹤,好奇地问,“如果是我呢?”

暗鹤看了看大和守,然后低头想了想,“主上称呼你为不安定,因为暗堕后的你很容易被暗清光给激怒,所以就叫不安定。”

大和守安定听完,只是笑笑没说话,但是鹤丸看得出他的印堂逐渐发黑。

乱藤四郎毫不畏惧的在暗鹤身边绕了绕,“还真的有鹤丸先生的气息!不过很微弱,几乎是满满的黑暗气息。”

暗鹤听到乱的话笑了笑,“那是当然的啊!我可是你们的黑暗一面,你们无法承受的黑暗都有我们来承担,所以充满黑暗气息是正常的。”


- - -


闲话了一会儿,他们看着眼前的暗鹤,不知道要怎样。

“要带回本丸去么...?”泉和守悄悄的对五个人说。

“不知道啊,但是暗鹤看起来不会伤害我们...我觉得带回去让主上看看也好。”鹤丸说。

“不错的提议...我突然有种想法就是想看看暗堕的我们是怎样的...”小狐丸搔了搔脸颊,这么说。

“我也想...不对,小狐丸殿不要乱说。那么,就带暗鹤殿回去给主人看看吧。”一期说。

“如果暗鹤真会做出什么,我就将他的头给砍下。”大和守安定微笑的说。

“好咧~!就这样吧。”乱赞同他们的意见。


统一意见后,鹤丸来到暗鹤面前,“我们决定要带你回去本丸见见我们的主上,没问题吧?”

暗鹤摇头表示没问题,“不过我这身...在你们本丸会待不舒服的...毕竟我们里面是满满的负能量。”

六人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好。鹤丸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说,”先带回去再说吧,主上应该有办法。“


本丸。

鹤丸先带暗鹤去见主上,然后让五人和长谷部说明战况。

”主上!你知道这要怎样么?!“鹤丸拉着有些苍白的暗鹤一把推开北秋的门,然后让暗鹤坐下,对还在看书的北秋喊道。

“我鹤你好吵啊...什么怎...哦哇这不是暗鹤吗?!”北秋无奈地放下书,然后抬头,看到暗鹤的时候有些吓着。

“白色的主上你好。”暗鹤弱弱的笑着打招呼。

鹤丸来到北秋面前,“主上你有办法让暗鹤呆在这个本丸而不会感到不适么?”

北秋看着一副要倒不倒的暗鹤,“也不是没办法...啊!暗鹤要和我鹤定下契约就好了,这样的话你们俩就是共同一体,但是呢,暗鹤的黑暗气息不会向我鹤袭击,因为暗鹤已经将其压制了。”

暗鹤听到这方法,蹙眉,“不太好吧,毕竟我也是要回去的。如果定下契约的话我岂不是回不了?”

北秋轻敲了暗鹤的头,“蠢材,才不会呢。你和我鹤定下契约后,不管是哪方都可以自由进入。进入本丸我鹤的灵气会保护你;相反地,去你们的领地你的黑暗气息可以保护我鹤,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鹤丸还有暗鹤听完一瞬间明白了,但是过一会儿鹤丸疑惑,“主上你这么清楚...难道你和暗鹤的主上有来往么?”

北秋露出一副‘你懂我’的表情,“嗯的确,我和黑暗的我一直都有来往,所以我才这么了解。不过这也没好说的,你们快快定下契约吧,暗鹤快不行了。”说完,指了指已经在猛烈喘气的暗鹤。


鹤丸一瞬间慌了手脚,然后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念起北秋告诉过他们的契约咒语:——

‘汝,愿与吾定下契约,和吾一起承担所有的一切么?’

‘暗鹤看着眼前伸出的手,微笑的紧紧握住,

’在下愿意。‘


- 完 -


·作者废话:

·哈哈哈哈....结尾废了废了废了....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了哈哈哈...

·黑白鹤【还是白黑鹤?】真是不容易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描写哈哈哈...

·就这样,如果看官喜欢的话我会很感动的!

评论(3)
热度(23)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