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萨守】被判定死亡之人的回归

【其实我最近期中考,没时间上,只好拿旧文顶顶。】


·奥雅之光同人

·短小篇注意

·意境为‘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

·CP 萨罗斯 X 守护者

·清水


“萨罗斯,你隐瞒幻影帝国的身份,然后利用别人对你的误解而伤害了守护者,伤了奥雅王国的守护神! 你,可认罪?”


审判长低沉冷酷的声音在寂静的审判所回响。主位上表情冰冷的审判长用狠厉的眼神紧紧盯着断罪台上的人。从他身后延伸出去,弧形的大厅也被一些关键人物包围。那些人脸上无疑都是愤怒和悲恨的表情,目光都紧紧围绕在那个身影。

 

幻影帝国第一队长,传说最能蛊惑人心,手段阴毒的萨罗斯。因为夜修罗的命令要他去杀死奥雅王国的守护神,守护者,而在入境的时候改变了自己的外貌,换了个身份,隐瞒自己是幻影帝国的人,然后潜入。

 

萨罗斯静静的看着主位上的审判长,翠绿色的双瞳毫无波澜,仿佛下一秒死的不是他。身后的灰色单翼轻轻挥动着,随后静止不动。

 

“在我是否认罪前,我想问一句,守护者现在怎样了?”

萨罗斯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审判长还有其余的人都为那问题楞地眨眨眼。大概过了几秒,魔法导师的威恩开口,“你为何想要知道?”

 

萨罗斯淡淡地看着威恩,“因为我想知道。也正因为是我伤害了他,所以我想知道他的伤势和状况。”

 

威恩因为萨罗斯的话而被堵死,完全想不到反驳的话。帝兰安抚快要气炸的威恩,上前一步,“也正因为你伤害了守护者,也因为你是敌人,所以你,无权知道。”

 

帝兰此话一出,萨罗斯就感受到帝兰那强大的威严,但是萨罗斯并不畏惧,依旧直直看着帝兰,“我有权知道。”

 

“不,你没有。”

 

说完,现场只剩一片冷寂,连严肃的审判长也冒出了几滴的冷汗。虽然说帝兰会长的气场强大,但是萨罗斯坚定的个性也让所有人莫名的佩服。


两人依旧在无言地对望,一边的威恩在两人身上来回望着,直到最后是音乐导师,琳娜看不下去了,她站起来,看着萨罗斯,“小守没事,只是因为受到强烈打击而昏迷不醒。”

 

听到琳娜就这么地告诉萨罗斯守护者的情况,全部人都瞪大双眼看着琳娜,似乎都在责怪她为什么告诉萨罗斯,但是琳娜本人却根本不在乎那些人的目光。

 

萨罗斯听到琳娜愿意透露守护者的情况感到惊讶和感激,然后他抱着小心翼翼的心情再询问,“那…目前守护者在哪疗伤?”

 

琳娜听到问题,有些苦恼地皱了眉头,“抱歉,这点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因为我们不能透露出来。不过如果我给你的提示你都能知道的话,那么十有八九小守就在那里。”

 

萨罗斯点点头,表示明白。

 

帝兰看着琳娜,已经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她了,所以他无言地坐回威恩的旁边,闭上眼歇息。威恩看着帝兰的模样,轻叹了一声。

 

琳娜用口型说出了‘最强治愈、宁静、古树’这三个词,萨罗斯瞬间就明白了。他向琳娜点点头,然后不顾在场的所有人,一把冲出审判所。

 

“诶!萨罗斯!你个……!”正审判长要去追回萨罗斯的时候,琳娜开口阻止了,然后说,“就让他去吧,而且我也相信小守醒来后第一个想见的就是萨罗斯。”然后她看着已经跑远,完全没了人影的大门,心里默默祝祷着。

 

 

奥雅之树

 

这里是被荣誉成为最宁静、最能让人心神安定的古树之地。此外,看守着古树的人是最强的治愈者,洛奇儿。


她此时正坐在病床边看着脸色咯苍白的守护者,然后担忧着,因为守护者已经三天没醒来了。

 

‘看来守护者受到的刺激还真是大啊……’洛奇儿将守护者额前的碎发捊到一边,然后拿出手巾将守护者额前的汗擦去。

 

正在帮守护者擦汗的当儿,洛奇儿发现守护者的眉毛抖了下,然后缓缓地睁开双眼。守护者湛蓝的双眼里只有迷茫和空洞,洛奇儿就守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守护者的眼神逐渐清晰了,洛奇儿才欣喜地说,“守护者,你终于都醒了!”

 

守护者眨了眨眼,才发现这里是奥雅之树不远处的医院,然后他听见洛奇儿的声音,微微转头,“洛奇姐?我睡多久了?”

 

洛奇儿慢慢将守护者扶起,然后将枕头枕在腰后,说,“你已经昏迷了三天。”

 

守护者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他望了望周围,看着洛奇儿,“萨罗斯呢?”

 

洛奇儿露出苦恼的表情,摇了摇头,“抱歉守护者,我除了知道萨罗斯被抓去审判所之外,其余的都不了解。”

 

听到‘被抓去审判所’这几个字守护者的眼睁大了,他颤抖的手紧紧抓着被单,带着抖音,“不是萨罗斯伤害我的…不是他…是另有其人…”

 

洛奇儿有些惊讶,正要继续问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洛奇儿只好把疑问吞下,然后和守护者说她出去去看看情况。

 

“你们怎么这么吵?你们可知道这里是医院吗?!”洛奇儿语气愤怒地向那些人说。

 

“抱歉洛医师,因为这位吵着要见守护神大人,而我们也被下令不能让这人进去所以才起了争执。”一位下兵和洛奇儿说到。


“是谁?”

 

“幻影帝国的第一团长萨罗斯。”

 

洛奇尔听到这名字,顿了下,然后摆摆手,“我知道了,这事让我来处理,你们先退下。”

 

下兵们都点头,然后秩序有条的离开了。

 

洛奇尔看着萨罗斯,“你是要见守护者吧。”

 

完全是陈述句。

 

萨罗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见状的洛奇儿叹了一口气,然后和萨罗斯说,“守护者的病房在402号,之后就麻烦你看好守护者了。既然守护者说你没有伤害他,我相信他。”

 

说完,洛奇儿就和萨罗斯擦肩而过,走向医疗室。

 

萨罗斯轻声说声谢谢,就往守护者的病房冲去。

 

 

402号病房

 

萨罗斯看着眼前的门,迟疑了下,然后才下决心的去敲门,听到里面“门没锁,直接进来吧。”后,萨罗斯才开门进去。

 

原本低着头的守护者抬头想看来人的时,看到萨罗斯的时候他愣了下,然后眼眶盈热,一个忍不住就下床一把抱住萨罗斯。

 

萨罗斯就静静地站着让守护者抱着,他抚摸着守护者蔚蓝的头发,久久不舍得放开。


许久,两人才分开,守护者哭红的脸看着萨罗斯,让萨罗斯觉得莫名的怜惜。

 

“萨罗斯你从审判所逃出来了?”守护者带着厚厚鼻音的声音问着萨罗斯。

 

“嗯,因为我想知道你的状况。”萨罗斯看着守护者说,然后轻捏了捏他的鼻翼。

 

守护者别了别头,逃过萨罗斯的骚扰,“逃判可是要被判死刑的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萨罗斯听言,无奈地笑了,“我还不是因为担心你,而且他们也没办法把真凶抓出来吧?”

 

守护者呆了一秒,他们的确没办法抓到真凶,因为真凶,夜修罗已经回到幻影帝国,奥雅王国的他们在没有对方的准许是不准进入他们的国家的。

 

“而且,我在还没确认你的状况之前,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地离开你的。”萨罗斯将守护者抱住,轻声说道。

 

“嗯!”守护者紧紧回抱萨罗斯,眼泪又不禁地留下。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还未走,我怎敢轻易的离去呢?

 

- 完 -


评论
热度(12)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