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歌仙鹤】誓言守护【下】

【原发微博,微博:千水荡漾


·续上篇

·为了不混淆,暗堕的鹤丸在本文称为暗鹤,原本的鹤丸就是鹤丸。


05

歌仙看着眼前的暗鹤,十分确定他眼前暗堕的鹤丸,就是不久前推开自己的鹤丸。

“你是鹤丸。”肯定的语气。


暗鹤点头,然后来到离自己不远处的镜子看了下自己的模样,“啊啦这下麻烦了,这可是完全暗堕啊...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暗堕的我呆在这满满是灵气的本丸就像是慢性中毒一样啊。”暗鹤搔了搔头,一脸苦笑。


听到暗鹤这么一说,“那该怎办?!”歌仙担忧地问。


暗鹤竖起食指抵在唇上,然后指了指在枕垫沉睡的三日月,“小声点,不能让老爷子发觉异状。”


歌仙点点头,然后低声说,“我们到外说。”


06


到了本丸外,歌仙松了口气。他不是担心三日月会醒来,而是担心这暗堕的气息会使三日月的情况更恶化。但是暗鹤这边就不怎么好了,因为正能量的灵气一直在排斥着负能量的暗堕鹤丸,所以暗鹤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继续刚才的话题,那该怎样?”稍微露出心疼的神情,歌仙问道。


“嗯...我在努力一点吧,如果真不行的话就只好让主上来歼灭我了。”暗鹤一脸无所谓的说,也顺手地卷了卷在肩上的暗发。


听到歼灭这两字,歌仙慌了,“歼灭?!除了这方法就没得办法了吗?!”


暗鹤殷红的双眸看着慌张的歌仙,“歌仙,你听着,一旦刀剑暗堕化,而自己本身又恢复不了,最后的下场就只剩下被自家主人或是其他刀剑给歼灭。”

歌仙一脸惊讶地看着暗鹤,但不知道要说什么。


看到歌仙一副有话但说不出的神情,暗鹤的眼神柔和了下,他伸手拍了拍歌仙得肩膀,“放心吧歌仙,我都说了我会努力的将自己复合,所以,相信我吧?”


歌仙看着一脸坚定的暗鹤,


——为什么要用疑问句呢?


——就算你不说,我...


——我到最后都相信着你的啊。


07


在殿府感受到一股不祥气息的北秋,放下手上的工作看向各个自家刀男的测试石。当她看到鹤丸的测试石时,她整个人脸色都发白了。


发现不对的长谷部问北秋,“主上?!您是怎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北秋僵硬地看着长谷部,“长谷部......我鹤的测试石完全黑化了....”


听到这一句的长谷部一瞬间明了,


——鹤丸国永已经完全暗堕化了!


两人对望了下,然后立刻出发到本丸去。


- - -


歌仙看着一直在努力复合,但是又失败的暗鹤,心里涌起不明的情绪。


看着眼前失败了叹气,但是有过一会儿再继续努力的他,歌仙莫名想要守护他。


他莫名想下一个誓言。


一个守护他的誓言。


简称,誓言守护。


暗鹤逐渐地感受到自己本身的灵力在慢慢的流失,几乎快被黑暗气息给融合了。他知道,一旦身上毫无灵气,自己将完完全全的暗堕化,一点也不保留身为鹤丸国永的存在,和经历过的记忆,自己也将只是一个听从黑暗欲望的请求,变成冰冷的杀人刀。


那之后,鹤丸国永将永远消失,除非他的主上又成功锻出另一个他。那时候,另一个他将完全取代自己,和他曾经的伙伴一同战斗下去。


也有可能遇上检非使者的时候遇上自己,和自己对战。


一想到这里,暗鹤不得不承认,他害怕了。


——害怕着失去那曾经的伙伴。


——害怕着失去无论如何他都信赖的全部。


——害怕着......


——害怕着失去歌仙对自己的温柔。


暗鹤蹲下,双臂抱着自己,肩膀不禁颤抖,看上去令人怜惜。


歌仙看到这样的暗鹤,一把上前看暗鹤怎了。


- - -


北秋和长谷部总算到达本丸,北秋避开了想问她问题的刀男们,和长谷部直往御客厅。


可是到的时候,却没发现要寻找的人影,只有依旧还在沉睡的三日月。


北秋跟着自己的直觉,找到了鹤丸的所在,她吩咐长谷部照顾好三日月,然后自己去找鹤丸,然后把这件事情给解决。


08


当暗鹤恢复冷静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在歌仙的怀里。


“咦...?我怎么...?”暗鹤有些发愣地呆在歌仙怀里,不知所措。


“恢复冷静了?”


听到上头的声音,暗鹤顿时觉得很有安全感,他轻轻点点头,然后熟悉的温度和重量离开他的后背。


歌仙看着一脸迷糊的暗鹤,叹了口气,“你,刚刚在想什么?脸色不是很好。”


“想到我不在了,但是又有新的我来陪伴你们的情景。”暗鹤弱弱的笑,说着。


听到暗鹤的话,歌仙一瞬间明白了,


——鹤丸在畏惧着自己的消失。


正歌仙想说什么时,北秋气喘喘的跑到两人面前,然后看着暗鹤。


“主...上...?”暗鹤双眼正大的看着眼前的主人。


“总算赶上了,幸亏还未完完全全的暗堕化。虽然这个形态算是完全暗堕了,但是本能还有灵力还未消失,还有的复原。”让自己的呼气平稳,然后北秋如此说道。


听到北秋的话,“主上的意思是,鹤丸还有得恢复?!“


北秋点点头,”我鹤暗堕化有一阵时间了吧?现在是不是觉得胸口有些闷痛,注意力开始不集中?“


北秋不说,暗鹤还真不知道自己的胸口何时开始闷痛,瞳孔一时放大一时收缩的。


看到自己说的反应都有,”我鹤,你的身体快开始要完全排斥本丸的灵气了。我得在你完全失去本能前给你输送灵气,这样你自我复原的成功几率会更大。“


暗鹤点点头,”主上,我该怎么做?“


北秋看着歌仙,淡笑了笑,”歌仙,你是不是下了一个绝对的誓言?“


歌仙愣住,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北秋。


北秋却笑了笑,”现在,我给你一个履行这誓言的机会,要么?“


歌仙听后,嘴角扬了下,


——有这样的机会,怎么不要呢?


”求之不得。“


09


暗鹤和歌仙并肩坐在一起,北秋则站在暗鹤身后,北秋吩咐暗鹤闭上眼,然后又命令歌仙紧紧握住暗鹤的肩膀,不让他逃脱。


之后,北秋跪下,一个手掌放到暗鹤的背后,念起咒语。


起初,暗鹤感觉到身子渐渐发热,随着咒语越长,暗鹤觉得自己的身子仿佛在被燃烧着。

他开始挣扎,但是却被歌仙压制着。


北秋自己本身也不好受,输送灵气这件事不简单,因为是要将自己身上的灵气输送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对自己的代价是挺大的。为此,很少审神者会做出输送灵气这件事情。


大概过了几分钟,北秋的咒语念完了,她一脸疲惫地往一边倾倒,随后被长谷部接住。

”我鹤啊...“北秋的声音很弱小,仿佛如羽毛般轻轻的。


”在。“暗鹤握住北秋有些苍白的手。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锻出新的你的,即使你是带回来的也好,锻出来的也好,你始终都是我心目中最爱,最怜惜的那个鹤丸国永。“


”所以...不要害怕,因为你还有我,还有歌仙他们。“


”他们都会一一陪你走下去,直到永远。“


说完,北秋就完全晕睡过去了。长谷部和两人说北秋只是因为过度疲累而睡了过去,醒来就没事了。然后,和两人道别回到殿府去。


暗鹤感受着体内的灵气,然后按照之前的方式来复原自己。


歌仙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鹤丸,黑红色的外衣逐渐变回雪白色,乌黑的头发也恢复成原来的银白,睁开双眼时,是歌仙熟悉的金蜜色。


鹤丸就这么地站在歌仙面前,然后笑了笑,


——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接着,两人相拥。


- 完 -


·虽说不怎么美好,但是中间也没有美好的部分【捂脸】


·结局有点烂尾,不过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写下去了【倒】


·以上,如果真有人看我真的会高兴到死xx


评论(3)
热度(11)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