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鹤山/山鹤?】盼望千尘,终待君归来

·鹤球,草莓和被被的美丽之物的脑洞

·和原视频的剧情相似,或许说是把原视频的景象用文字描写出来。角色消失捏它有

·CP为鹤山/山鹤?

·小学生文笔


※[原视频链接]

※BGM推荐:美しきもの - Sound Horizon


本丸的庭院飘荡着口琴的吹响,音色很优美,旋律很美丽。

山姥切国广听到这个旋律时,心不知为何揪痛了下,但是他没多加留意。当他经过小桥的时候,看到地上那红白色的风车,他觉得他的心比之前还疼,像是不小心回忆起不愉快的记忆。在他的回忆里,有个纯白的刀也是很喜欢这个旋律,他依稀记得纯白的他在休闲的时候会和自己还有薄荷蓝的刀在一起时会哼起这个旋律。这时候他和薄荷蓝一起静静的聆听。


他记得薄荷蓝的刀是粟田口吉光唯一一把的太刀作品,曾是丰臣秀吉的持有刀,到后来因为在大阪之战中被烧毁,被重新锻造后过不久被献给孝明天皇而成为皇家御物的一期一振。

他也记得那个纯白色的刀,是五条国永的太刀作品,曾经陪伴安达泰贞下葬但是被北条贞时从墓葬挖起,又辗转过许多人的手中,也见识过许多刀,身世几乎可以说是居无定所。之后也被伊达组献给明治天皇成为皇家御物之一的鹤丸国永。


山姥切是这个时代审神者的初始刀。当得知自己被选中的时候山姥切是一脸的惊讶为什么是选择仿品的他,审神者说出了他记忆里那只鹤也曾对他说的话——

“因为你是你而不是其他人。”



春之时

这个时代的审神者灵力很强,也因为如此,本丸的四季变换的很准时。

春季的本丸樱花盛开,清风带着樱花的淡香。

不久之前,审神者锻出了鹤丸国永,而那时候的近侍是山姥切,审神者看到锻出来的是自己期待的刀而狂喜绕了本丸好几圈才冷静下来。然后审神者要求山姥切带鹤丸绕绕本丸让他认识认识这里。

那时候的鹤丸看到山姥切笑了笑自我打招呼,山姥切也礼貌的回复,然后山姥切带鹤丸到处绕绕鹤丸也对这个本丸颇有兴趣。


当鹤丸开始熟悉这个本丸后,而第二把太刀一期一振也来到本丸后,鹤丸开始了无穷的恶作剧。可能是还有曾经一起是皇家御物的记忆,一期一振成为了阻止鹤丸恶作剧的保姆。有一次鹤丸吊挂在御客厅的屋顶上,想要吓路过走廊的山姥切,但是山姥切却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后就继续走,丝毫没有被吓到的痕迹。鹤丸就觉得无趣然后就这样吊挂着想了想什么法子,看到这样吊挂的鹤丸,一期吓得劝鹤丸快点下来。


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点子,那就是鹤丸将山姥切还有自己的外衣和他的披风换成了黑色,就很像是暗堕的敌人。山姥切还记得,当自己穿上那件披风而感到不对劲时,也同时看到一身黑的鹤丸的时候,山姥切就一脸慌张地摇晃鹤丸的肩膀是怎么一回事,力度大致让鹤丸根本抽不出身,也晃得他头晕晕的。直到一期一振来阻止,不然鹤丸真的就要晕过去了。

山姥切只知道,春季有他们的陪伴日子过得很愉快。



夏之时

不知不觉来到了夏季,本丸里的同伴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鹤丸很喜欢这样热闹的气氛,对他来说,太过沉闷和安静的日子他很不习惯,因为鹤丸说过惊吓在人生中是必要的啊。如果都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心就会因此而死去哦?

所以鹤丸才会想了很多点子来惊吓他人,就算是审神者也不例外。但是审神者却一点也不介意,反而乐在其中。其他人也对鹤丸又爱又恨的,尤其是三日月宗近那个老爷子对鹤丸倒是很宽容,导致鹤丸萌不起想做弄三日月的点子。

这天,一期,鹤丸还有山姥切呆在本丸里,鹤丸和一期在下黑白棋。两个人凝神汇集地在在想着要怎样把对方的棋子吃掉,谨慎地下着棋子,山姥切坐抱着膝盖看着两人。

由于其余的刀都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本丸的御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在下棋的两人和呆呆看着下棋的一人。就在鹤丸和一期很专注的下棋时,加州清光突然一个水枪攻击吓到了正在下棋的两位。

清光调皮的吐了吐舌向鹤丸道歉,然后就继续和其他的初始刀男玩耍去了。鹤丸依旧是一脸惊讶地转回头看着同样惊讶的一期,两人互望眨眨眼。突然坐在里面一点的山姥切看到两人的模样时,先是抖了抖肩膀,然后不顾一切地大笑出来,一期和鹤丸互望了下,也像是被传染一样笑了出来。


夜晚,因为不远处有夏夜祭典,所以隐隐可以听到人群的欢笑声。鹤丸带山姥切到屋顶上,山姥切问是要做什么,鹤丸笑着对他说这里是看烟花最好的位置,听到这样的答案,山姥切也只是无奈地笑笑。望着夜空,山姥切也突然发现这里也是赏月和赏星星最好的地方,怪不得鹤丸有时候晚上突然不见,原来是爬到这里来了。突然“碰”地一声,第一朵烟花出现在夜空中,接下来又是另外一朵又一朵的烟花。

“呐,很漂亮吧!”鹤丸一脸高兴地对山姥切说,然后自己也望着夜空的烟花,漾着笑容。

山姥切点头表示回应,烟花在他的眼里满满的消失,接下来又有另外的一朵。


因为是付丧神,当灵力将尽之时,身为人类的姿态将会消去。山姥切知道,这个时代的审神者虽然灵力很强,但是最近有衰弱的颇向。第一个灵力尽失的是初始刀的山姥切,被锻出来的山姥切手上拿着初始刀山姥切的风车,望着渐渐消失的乱藤四郎,然后一期一振一脸惊慌的想抓住那一丁点的粉碎,但是无法抓到。他绝望地跪下,不禁痛哭起来。然后山姥切也看到鹤丸慢慢地走向一期身边,脸带微笑的将一个橙蓝色的风车递给一期,然后说不用担心,安慰着一期。山姥切始终在一边看着,雨,依旧在下着。

山姥切将自己的风车放到人造湖岸边,然后凝视着那个风车不语。



秋之时

秋季,审神者的灵力越渐衰弱,已经有不少最初得到的刀男灵力尽失消去,后院的风车渐渐多了起来。山姥切还记得当自己的兄长,山伏国广还有自己的兄弟堀川国广消失时,自己也像一期那样蹲下痛哭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那时候的鹤丸也是拿着两个风车笑着安慰自己。他那笑着说没事的的笑颜,山姥切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虽说最初得到的刀男已经消失,但是审神者依旧努力不懈的锻出刀男们,也到处让部队出阵带回一些刀回来,所以本丸还是热闹的。

今夜正好是万圣节,审神者很豪放地让刀男们布置了本丸,本丸顿时充满了满满的万圣节气氛。万圣节是恶作剧大王鹤丸大显身手的日子,他一身的天使装扮,正在想法子要怎么作弄对方,然后被审神者吐槽这是万圣节不是愚人节。

一期一身的牛魔王装,然后一脸兴奋身边飘着小花的分派糖果给扮成各种各样妖怪的粟田口的弟弟们,一边扮成圣诞爷爷的三日月喝着茶笑笑看着,山姥切抱着另外一篮子的糖果,披着橙黑色的披风,呆呆的坐着。

鹤丸悄悄的来到山姥切的后面,然后向一边的三日月竖起手机表示安静,三日月笑眯眯表示明白。然后鹤丸将身后的南瓜头套一把套进山姥切的头,山姥切整个人愣住了。鹤丸看到这样的山姥切,捧腹大笑,然后看到山姥切的肩膀开始颤抖,觉得不妙便开始准备逃跑。山姥切站起身,拿着自己的本体追杀鹤丸。一期见不对就上前拉住山姥切,粟田口的弟弟们也是,五虎退来到鹤丸一边问有没有受伤,然后三日月只是一边笑笑看着。本丸的喧闹声不断,好不热闹。



冬之时

本丸迎来了冬季,外面的景象一片白皑皑,银原无垠,好不漂亮。审神者的灵力在慢慢的歇尽,但是她依旧很努力的在想办法让自己的灵力提升。山姥切看到这样的审神者,不禁有丝丝心疼。审神者像是知道他的心思,笑着说别担心她,去关心他的伙伴去。

鹤丸此时一身白色羽织坐在本丸,倚靠着门,望着外面的白色雪景。然后鹤丸听到有脚步声,抬头一望是山姥切。鹤丸对山姥切笑了笑,然后看着外面的景象,对他说:“呐,真漂亮呢这个景象。”

山姥切来到鹤丸的变侧坐下,不发一言的看着鹤丸然后看向眼前的雪景。一片的寂静,但是两人并不讨厌这样的气氛。鹤丸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到他的手中,融化成水。看着手上的雪水,鹤丸呆呆一动也不动,让山姥切有些担忧。

“鹤丸?”

听到呼唤,鹤丸才回过神,看到山姥切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山姥切?怎了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你怎么了?”山姥切皱眉问。

鹤丸顿了下,“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而已。”说完,对山姥切淡淡一笑。

山姥切看到那笑容,心揪痛了下。

“鹤丸殿下,我把雪兔子带进来了。”一期一振手拿着一个圆木盘,盘上面有一只雪花弄出来的雪兔子。雪兔子很精致,看得出制造的人手很巧。

鹤丸称赞了下一期的手艺,然后将雪兔子推给山姥切,“当是给你的小伙伴哦!”

山姥切向两人道谢。



一期渐渐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在消逝,他手拿着属于自己的风车,然后站在弟弟们的风车后,然后在鹤丸,山姥切和博多面前消失了,深蓝色的风车就在许多风车的后面。博多看到自己的哥哥已经消失,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山姥切拉过博多,博多抱住山姥切痛哭起来。鹤丸正想拍拍山姥切的肩膀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像是渐渐失去实体,他也明白自己的灵力也不多了。山姥切转过头,鹤丸立刻将他的左手藏到后面,山姥切和他说了句我带博多进去本丸后就和博多走了。看着两人的背影,鹤丸悲哀地扶住额头。



记得当第二把的山姥切被锻出来时,一期正追着鹤丸跑,因为鹤丸作弄了粟田口的弟弟们而惹怒了一期,所以一期追着逃跑的鹤丸。当他们来到锻刀室时,看到第二把的山姥切被锻出来。鹤丸劝一期冷静点然后两人停下来,第二把的山姥切就直直地看着鹤丸。然后审神者就要求鹤丸照顾这个第二把的山姥切,鹤丸瞪大双眼指了指自己,然后看到审神者点头只好无奈叹气,接下这个任务。一边的一期笑了笑,鹤丸更无奈了,他向山姥切二振自我介绍,然后笑了出来。接下来的时间里,鹤丸到处带山姥切二振认识本丸,认识其他的刀男,就像真正的代导人一样。



不久之前,博多藤四郎在鹤丸还有山姥切面前消失了,那时候的博多脸上带着微笑,看到这样的笑容,山姥切和鹤丸心很痛。鹤丸将博多的风车插在粟田口派的一处,自责的低下头砸了咂舌。之后,本丸就剩下他和山姥切,就算有其他的刀男被审神者锻出来,但是本丸却热闹不起来。

感受到自己的灵力渐失,鹤丸来到红色的桥上,手里拿着自己的风车,望着远征队回来之处,像是在等着谁。远征回来的山姥切在本丸看不到鹤丸的时候慌了,他立刻跑出去寻找鹤丸的踪影。想到鹤丸会去的地方,山姥切不顾一切的往那个方向跑去。当来到红桥的时候,他不意外地发现鹤丸在那里。鹤丸感应到自己等待的人来了,边看着山姥切,拿着那个红白色的风车,笑着说漂亮吧?

山姥切看到那个笑容心里更慌了,正山姥切要握住鹤丸的手时,鹤丸就这样在山姥切的面前化成粉碎消失了,剩下红白色的风车掉落。山姥切蹲下身捡起那个红白色的风车,抱着那个风车大哭起来,在一边的审神者看到这样的山姥切很心痛,于是就想尽方法要让山姥切振作起来。



冬去春来,春后夏临,夏终秋来,秋末冬到。反反复复的经历了多少次的季节,反反复复的看到之前的伙伴都一一回到本丸,但唯独那一位还未归来。山姥切双眼无神地望着蓝天,可能是还有之前记忆的一期安慰似的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说鹤丸殿下一定会再次归来的。山姥切只是点点头,不语。

一夜,审神者费了许多的灵力花在鹤丸的公式上,然后成功看到鹤丸的锻刀的时间,便吩咐近侍的山姥切来顾火,自己则费了许多灵力必须去休息。山姥切听令,一夜守着炉火。昱日之晨,狐之助唤醒山姥切,表示时间快到了。山姥切立刻醒来,等着新来的伙伴是谁。

鹤丸感受到自己的本体的灵力在慢慢的增加,也渐渐恢复了人类之身。当鹤丸来到他熟悉的锻刀室的时候,他也看到了身为近侍的山姥切。鹤丸先是惊讶了下,然后露出一脸怀念的表情看着山姥切。山姥切看到鹤丸在自己面前,心里涌起一阵的感动,也有一阵的激动,他瞪大双眼,似乎觉得不可思议。鹤丸见到山姥切的模样,从怀里拿出那个属于自己的红白色风车拿到山姥切面前,这下山姥切真的是惊讶了,鹤丸对山姥切笑了笑,“还记得这个吧?”

山姥切眼眶泛泪,点点头,然后一把抱住鹤丸,哭了起来。


盼望千尘,终待君归来。


- 完 -


·终于写完了,我简直在作死【跪】

·很请求姥爷快回家【哭】

·以上,收看愉快。

评论(2)
热度(8)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