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小狐鹤/微All鹤】追逐的目光 10 [现代Paro]

[09戳这里]

·长篇...?

·CP为小狐鹤,微All鹤

·小学生文笔


ch 10

小狐丸依旧拿着鹤丸的日记本低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唯一能确定的是小狐丸已经十分的明白鹤丸是喜欢自己的。烛台切放任小狐丸在那里独思,自己回到病房里。

大概过了几分钟,小狐丸听到开门声,抬头一看,来者是三日月。

“兄长大人...你还好吧?”三日月问。

小狐丸只是点点头不语,三日月突然发现小狐丸手上的日记本,“那是鹤的日记本?”因为日记本是如雪花般雪白的白色,是鹤丸最喜爱的颜色。所以三日月才会如此大胆推测,不,不是推测,而是心里早已有数。

“嗯。”小狐丸回应。

见小狐丸的样子很低落和有点自责,三日月觉得,日记本里面一定是写了什么让小狐丸如此自愧的内容。

“请让我阅读下鹤的日记本。”三日月伸出手,表示想拿过那本日记本。

小狐丸沉默了阵子,才把手上的日记本递给三日月。等三日月接过那日记本,自己则倚在墙上。再次听到开门声,这次的来人是烛台切。

烛台切发现现在持着日记本的人是三日月,他一点也不惊奇,反而说那是理所当然。因为只要有关系到鹤丸的事情或事物,三日月不可能就此放过机会。


“这下你明白了吧?鹤喜欢的的人是谁还有为何一直去会长室的因素。”烛台切双手环胸的冷眼的望着小狐丸说道。虽然一只眼被眼罩盖住,但小狐丸依旧能从那只右眼感受到冰冷的冷意。

小狐丸点点头表示明白,但是依然不发一言,这样的举动让烛台切不知为何有些生气。一边的三日月稍微读了日记本里的内容,然后再回想刚刚烛台切的问题,终于都了解事情来龙去脉。

‘鹤...没想到你喜欢的竟然是兄长大人...如果我早点向你告白的话,你会不会接受我呢?’三日月望着房门,但是他是在望里面那只沉睡的鹤。


由于天色已晚,而且访客探访的时间也已经结束,但是一期,大俱利还有烛台切却不肯回去。主治鹤丸的女医生,也就是刚才帮鹤丸进行抢救的女医生秀丽的脸上浮出无奈的神情。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着伤者,我能保证伤者会在明天或是后天之后清醒过来。”女医生试着用妥协的语气和三人说道。

“我们知道,但是我们想要亲自看鹤清醒过来。”烛台切和女医生说。

看到眼前三人坚定的眼神,女医生叹了叹气就特列让他们三人留下。得到准许的三人很感激地向女医生道谢。

“如果有什么情况就按紧急铃吧,对了我是鹤丸国永的主治医生,伊娜,你们叫我伊医生就行了。”伊娜向三人自我介绍后就离开了病房。

一期转头看向在粟田口里年龄比较大的鸣狐,骨喰藤四郎还有鲶尾藤四郎三人吩咐他们照顾好弟弟们,三人都会意的点头表示明白。药研问一期需不需要带备用的衣服来,一期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因明天是周六不用上课。

之后,一群人都一一回家去只剩下特列留下来的烛台切,大俱利和一期。小狐丸在临走前不舍得看了看在床上的鹤丸,然后再三日月的催促下才肯离开。

- - -转移场景- - -

三条家

听到开门声,今剑,岩融和石切丸就知道小狐丸和三日月回来了。

“怎么那么晚才回来?”石切丸上前问两人。

三日月用手肘推了推小狐丸,表示让他来解释。小狐丸本想拒绝,但是因为三日月的一句“我先上去洗个澡,让兄长大人来解释。”只好咂舌。

石切丸回应了三日月一声,然后看着小狐丸要解释,坐在沙发的两人也看着小狐丸。

小狐丸搔了搔头,然后才娓娓说起刚刚的事。

- - -说明的分割线- - -

“什么?!鹤丸出车祸?!那鹤丸现在情况如何?!”石切丸听到这个消息慌了下,然后紧抓小狐丸的双臂问道。

“已...已经进行过抢救了,医生说已经度过危险期,现在在病房熟睡着。”小狐丸对石切丸的举动吓了跳。

听到这句,石切丸一脸心头大石放下的表情,放开小狐丸,松了口气说:”那就好...如果鹤丸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五条大人是不会安心的...“

听到五条的名字,岩融,今剑和小狐丸都沉默了。

五条国永,鹤丸国永最重要之人,可说是他最重要的父亲。

- - -转移场景- - -

‘我的乖孩子鹤丸,别再沉睡了。’

——是谁?

‘你身边的朋友都在关心你,所以别再睡了。’

——是爸爸么?!

脑海回荡的那把声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鹤丸依稀看到熟悉的身影,那抹身影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脸颊,那种感觉很安心...

‘别再沉睡,起来吧。’


昱日的早晨

“唔!”鹤丸一个惊吓地坐起来,猛然起来让鹤丸的脑袋稍微缺氧,鹤丸扶了扶有些眩晕的脑袋,再慢慢睁开眼睛。

“这里是...医院?”他打量了打量这个房间,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不远处的角落有架电视机,右边的窗口被窗帘覆盖着所以没什么阳光透进来,确实证明这里是医院的某个病房。鹤丸轻轻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点,后面传来微微的刺痛感,才了解自己的背后貌似受伤了。然后发觉自己的左右两侧有种陷下去的感觉,望了望两边,才知道为什么。因为一期一振在鹤丸的左床边枕着手臂睡着了,而右边的烛台切也一样,然而鹤丸也发现到大俱利也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鹤丸看到这三人的样子,有些温柔的笑了笑,轻轻拿过一期的披风盖在一期的身上,然后将自己的被子盖在烛台切的身上,因为怕惊动两人所以鹤丸没办法帮大俱利做什么。自己将枕头放到后腰的部位,然后拿过桌子上的杂志,阅读起来。


第一个醒来的是大俱利,他隐隐听到翻书声,然后带着疑惑地慢慢醒来。刚醒来就看到鹤丸坐在病床上翻着杂志,先前苍白的脸如今有了点血色,金密色的眼睛看起来很有精神。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鹤丸抬头望了望才发现大俱利醒了,然后放下杂志和大俱利轻声打了个招呼:“俱利酱你醒了啊。”

“国永...?你醒了...?”大俱利看到有两人还在睡觉,便轻声问鹤丸。

“嗯,刚醒来不久。”鹤丸淡笑地说。

大俱利点点头,然后和鹤丸说了声出去找医生,就轻轻地离开病房。

听到关门声,鹤丸本想继续阅读杂志,但烛台切却已经在揉揉眼睛了。

“鹤...?”迷迷糊糊的。

“光忠早上好。”鹤丸笑笑说。

“早上好...不对!鹤你醒了?!”顺着本能回应了才发觉哪里发现不对劲,烛台切睁大双眼(其实是一只x)看到鹤丸坐在床上悠闲和自己打招呼。

“嗯刚醒不久...光忠你声音也未免太大了点...咦?”鹤丸微微转身面着烛台切无奈地说完,然后感受到自己的背后被抱住了。

“鹤桑...你终于醒来了...”背后传来一期闷闷地声音,鹤丸轻拍了拍抱住自己的手,然后对一期说:“嗯醒来了。”

然后三人听到开门声,齐齐往门口看,来者是伊医生和大俱利。伊娜拿着鹤丸的病症观察书观察了下鹤丸的脸色,点点头。

“恢复得不错,再观察多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伊娜说。

“谢谢医生。”

“不用。”在病症观察书写了写一些事后,伊娜就推门出病房工作去了。

四人沉默了几秒,然后一期说:“我去通知其他人说鹤桑醒了。”三人点点头,然后一期就出去打电话,伊达组三人就在里面聊天。

- - -分割线- - -

收到通知的一群人立刻来到仙代医院,三条家是最后才到。

小狐丸和三日月两人在病房的窗口看到鹤丸精神奕奕的和其他人谈天,心里安心了许多。

长谷部看着和自己生活了半年的小子如今很有精神的笑着,嘴角扬起淡淡的笑。

”没事就好...背后的伤口还疼么?“长谷部揉了揉鹤丸的白发,问。

”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疼,听他们说是长谷部你和猥琐青江带我来医院的吧?“鹤丸蹭了蹭长谷部的手,说。

”猥琐青江是什么鬼......“一边的青江一脸无奈,歌仙和宗三拍拍青江的肩膀。

”嗯。“长谷部淡淡的回应。

江雪和小夜来到鹤丸的床边,”鹤丸学长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伸手拍拍小夜深蓝色的头发。

一边的江雪有种松口气的感觉,鹤丸看到那样的表情,”江雪啊,我不会轻易就死去的。“

”别胡说。“江雪敲了敲鹤丸的头,不高兴地说。

”好好。“然后和粟田口的学弟们打招呼。


三条家进来病房时,鹤丸一开始是没什么异常,直到小狐丸和三日月进来的时候,鹤丸感觉自己的头痛了起来。

”唔...!“鹤丸痛苦地扶住自己的头,双眼紧闭。

”鹤丸?!“石切丸来到鹤丸的边侧,惊慌地问。其余的人也是一脸的不明所措,小狐三日两人也是。

鹤丸费力地睁开一只眼看着小狐丸和三日月,却不料头更加的疼。

”呜啊...!“双手捂住头,身子微微颤抖。

”鹤!“三日月紧张的唤道,正小狐三日两人要过去时,”不要过来!“鹤丸的声音带着抖音,让两人有些心疼。

”不要过来....你们一过来我的头更疼...“鹤丸单手扶着头,微微喘气,”可以请你们出去么。“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可...!“”麻烦出去!“

石切丸,岩融和今剑看了看在喘气的鹤丸,再看向小狐丸和三日月,没办法之下只好支开两人。小狐丸和三日月看到这样的鹤丸心里觉得很痛,尤其是小狐丸,心里痛得快喘不过气。

轻轻抚摸胸口,心脏还在刺痛着。小狐丸在病房外看着鹤丸,心里默默下个决定:——

‘我一定要让鹤丸知道真相,还有告诉他我的心意!’


- TBC -

·写完了...卡了好久...

·狐球大开窍x

·杵子回家了好高兴!

·点文活动要开么...?【x

·以上,收看愉快x

评论(4)
热度(21)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