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小狐鹤/微All鹤】追逐的目光 05 [现代Paro]

[04戳这里]

·长篇...?

·粟田口小天使们上线(P.S不带后藤玩)x一期一振是鹤的学弟x

·CP为小狐鹤,微All鹤

·小学生文笔


ch 05

只从小狐丸那天的出手相救和替自己敷药后,鹤丸已经了解到自己是喜欢小狐丸的。所以鹤丸将喜欢小狐丸的事情当作成自己的秘密,别人不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当第二天鹤丸带伤回到学校被大俱利和烛台切碰见后,两人的神情即使慌张又是愤怒,慌是因为鹤丸的伤势,而怒是因为怒着伤害鹤丸的人。烛台切很担忧地问鹤丸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大俱利的眼神也透露着担心。鹤丸摸了摸鼻子然后娓娓说起是昨天他们三人分别回家时遇到了那个时常找他们茬的组织,然后就这样被那些人围殴。鹤丸在后面有说到是路过的小狐丸帮了自己,伤口也是小狐丸帮忙敷的。

听到那个组织,两人的眼神狠戾了许多。那样眼神,鹤丸是第二次见到了,第一次是因为自己被绑架而第二次是这次。鹤丸知道,当他看见两人露出这样的眼神后,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数日里,鹤丸进出会长室的次数多了三条家的人虽然好奇但是也没什么理会,反正他们已经习惯了。大俱利和烛台切认为鹤丸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让他眷念所以才会一直来会长室,他们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但是依旧无怨的跟着鹤丸,仿佛鹤丸去到哪,他们都会无条件的跟到哪。

进出会长室的次数多,三日月就觉得事情有蹊跷,他注意到鹤丸手上有包扎过的现象,可是他没问为什么。之前鹤丸会来会长室是因为自己所咐,而这些次自己没呼唤鹤丸但是本人却自己自动上门来,三日月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因素才会让鹤丸一直来会长室。


这天鹤丸和大俱利还有烛台切说要一个人逛逛,两人露出有些紧张的眼神看着他,鹤丸只是摆摆手说是去平时他去的那个花园歇息,不用担心。在两人半准许半担忧下,鹤丸才去他所说的‘平时的花园’。

鹤丸说的‘平时的花园’只不过是学院里的一个白蔷薇花园。白蔷薇,白色如夜晚那皎洁的月亮的色泽,是鹤丸最喜爱的白。其实这白蔷薇是鹤丸要求三日月种植的,由于三日月是那种不怎么会拒绝鹤丸的要求的人,所以就唤人栽种了。

鹤丸坐在花坛的瓷砖上,一身白的他也快融进他身后的白蔷薇里。不过鹤丸就是喜欢这种无人打扰,自由自在的气氛。风吹过带着蔷薇花的香气,不浓郁也不清淡,适中的香气令鹤丸薰得有些晕晕的。


“啊咧,那不是鹤丸桑么?”突然有阵声音将鹤丸拉回了现实。鹤丸抬起头,看见是药研藤四郎还有五虎退,两人身后还有粟田口的各位还有一期一振。

“啊拉,怎么粟田口的各位都来了?”鹤丸微微抬手打招呼。

“路过这里遇到鹤丸桑。”药研在鹤丸的旁边坐下然后说到。眼尖的他突然发现鹤丸的手上有绷带,便不顾主人的意愿抬起那只手,正一期想说别这样,药研开口问:“这伤,怎么来的。”

药研一开口这么问,粟田口的学弟还有一期一振也发现了绷带的存在。有些迟钝的五虎退也在鹤丸的额头的刘海下发现了一个创口贴。

“啊拉,暴露了啊。”鹤丸取回自己的手然后搔搔头,“果然瞒不住药研啊。”说完,就说起昨天的事情,在药研一脸‘请仔细说明’的眼神下,鹤丸也把当中的细节一字不漏的说完。

“……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鹤丸说完后叹了一下气。药研低头沉思了下,然后起身来到一期的身边讨论一些东西,粟田口的各位来到鹤丸面前询问伤势如何。

“鹤丸学长你的伤害疼不疼?”乱藤四郎看着那些绷带,问道。

“不怎么疼了,多谢担心啊。”鹤丸揉了揉揉乱的橙色中长发,然后发现什么似的问:“今天怎么没扎起头发?”

“乱说因为懒惰。”厚藤四郎在一边悠悠地说,然后收到乱的瞪眼一枚,前者笑着耸耸肩,反正他说的是事实。

鹤丸听到那个理由,稍微皱眉头。然后他转头看着厚,问:“厚,你身上有橡皮筋么?”

厚摇摇头,然后说:“我没有,不过平野或是前野可能有,再不然就是小叔叔或是秋田或是小退有。我身上从不带这些的,你应该知道的啊鹤丸学长。”

鹤丸听完吐了吐舌,说:“忘记了。”然后看向厚说的那些人,用眼神一一询问。

询问结果:

鸣狐:没

平野&前野:没

退:没

看到四人都摇摇头,鹤丸看向最后的一个人,粉色短发的秋田藤四郎。秋田点点头,然后从一个口袋拿出橙色的橡皮筋,“平时为了让想扎起头发但是却时时忘记带橡皮筋的乱可以有橡皮筋扎头发,所以备用的橡皮筋一般都是我在准备。”

鹤丸感激地接过那条橡皮筋,然后揉揉秋田的头发,说:“秋田果然是好孩子。”秋田笑着接受赞扬。随后,鹤丸吩咐乱背对着他,然后娴熟地替乱扎起头发。

当一期和药研转头看向鹤丸想说什么时,就看到这样的一个情景。一期温柔的笑看着,药研也露出淡淡的笑。他们都知道,鹤丸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可缺少的长辈。所以,他们绝对不会让他们重要的前辈被伤害。


正当药研想呼唤鹤丸,另一阵声音打断了药研的话。

“鹤丸原来你在这里啊。”全部人齐齐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是宗三左文字。

“哟宗三。”鹤丸抬手打招呼。

宗三也抬手回复,然后也是注意到手上的绷带,问:“受伤了?”

“啊啊,是啊。”鹤丸点头回应。乱起身回到弟弟的身边,好让宗三方便和鹤丸谈话。

药研见自己没机会和鹤丸说话了,就和鹤丸还有宗三道别,与一期还有粟田口的各位离开了花园。鹤丸在宗三的询问下长话短说的说明自己受伤的原因,然后当宗三安慰还有担心完后,就打铃表示上课了。两人互相道别然后回到各自的教室。


- - - 分割线 - - -


当放学的铃声响起,三日月呼唤鹤丸来会长室,然后也吩咐大俱利还有烛台切别跟来,岩融,今剑,石切丸还有小狐丸也被三日月吩咐提早回去。虽然他们都觉得疑惑,但是在三日月严肃的眼神下,他们还是选择乖乖听令。但是小狐丸觉得有些不妥,于是等那五人走后,自己躲在一边探个究竟。


“三日月?叫我来是怎么了吗?”鹤丸看着眼前有些不同的三日月的背影,有些担心的问。

“鹤,”三日月回头看着鹤丸,然后再鹤丸疑惑的眼神下继续说,“你这数日一直来这里,是因为什么?”

语气,异常的严肃。

“这......”鹤丸有些慌忙的别头,似乎不想说原因。

见鹤丸不想说,三日月只好无奈地放弃。他叹气,然后来到鹤丸面前,抓住鹤丸的两肩。“鹤,你是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的,对吧。”

鹤丸望进三日月的双眸里,除了那个吸引不少人的弯月,鹤丸也发现到三日月的眼里也存在他的倒影。

“我...我知道。”鹤丸弱弱的回应。

在外面偷听的小狐丸惊了,原来三日月一直以来都喜欢鹤丸!

“我喜欢你,鹤。我不管什么理由让你一直来会长室,但是一旦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了。”三日月认真地对鹤丸说。

鹤丸先是惊讶了下,“这可是吓到我了啊......但是啊三日月,很抱歉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

”为什么...?“三日月有些惊讶。

鹤丸搔了搔头,”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很抱歉不能回应你的感情。“

三日月和外面的小狐丸同时惊讶,‘鹤/鹤丸竟然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三日月恢复以往的表情,问道。

鹤丸露出淡笑,食指抵在唇间,在夕阳的光泽的照射下,三日月觉得鹤丸这举动有些像调皮的小妖精。

”是·秘·密☆“


- TBC -

·我终于码完了...【倒地】而且园长也回家了好高兴!

·地下层终于到了100层,目前在死命刷BOSS点拿博多【手黄再】

·不过爷爷终于告白了啊...我还以为要久点才会向鹤球告白呢

·下一篇可能会久点出现,毕竟卡文了x

·于是,收看愉快。

评论(8)
热度(21)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