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Refrain『萨→←←守』

CP:萨→←←守

虐?BE

 

I don’t mind that we can go on or not, but I just want to staywith you

The meaning of the refrain, how much do you know?

我不在意我们是否能前进,但是我希望我可以一直待在你身边

切莫的意思,你了解多少?

                           ——引

 

序章

天空一片漆黑,星星月亮也不见了

隐隐传来一丝丝的打斗声,有着单翼,银发的男子像是反败为胜,狠狠地将蓝发少年给打垮,蓝发少年一时抵挡不住,被银发男子的武器给狠狠的打中了

“你是赢不了我的!投降吧!”梦里的银发男子在我面前哈哈大笑,一脸不屑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我,嘴唇说出讽刺的言语

“怎…怎么可能……”我顿时迷茫了起来,身为奥雅王国的守护者,怎么可能会输给他?

银发男子像是对我的表情感到满意,他低下身,银色长发也随着主人的动作而滑下,有着伤疤的脸颊面对着我,碧绿的双眼微微眯起来,看着我说道:“所以说,投降吧,亲爱的守护者”

我瞪大了双眼,身子僵硬,微张的嘴巴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男子看着我,‘噗嗤’一声,然后带着笑意的说:“不是吧守护者,你在发抖?”

被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才发觉到我全身在颤抖

见我不语,银发男子怒了,他起身,再次拿出武器,细长的剑离我的颈不到几厘米

我害怕的抬起头,看见男子露出令人胆怯的笑容,缓缓说道:“再见了,守护者”

 

第一章

“啊!”我惊吓的从床坐起来,头还冒着冷汗

听到动静的贝洛,迷迷糊糊地向我飞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主人?”

我捂着额头,对贝洛说道:“没事,只是发了个噩梦”

“是吗?那主人你还好吗?”一听到我是因为噩梦而惊醒,贝洛带着担忧的语气问我

“我没事了,贝洛你继续睡吧,现在才凌晨而已”我微微笑了笑说道

贝洛也听话的回去睡着了

‘萨罗斯……就算在梦里也不能放我一次吗?’我捂着额头,悲哀的心想

‘你不知道吧,我喜欢你这件事…’我闭上眼,绝望的心想

 

是的,奥雅王国的守护者,喜欢着幻影帝国的第一团长,萨罗斯

这是一个不可能的恋情

因为两人最终都是对立的

 

是啊,真是因为我们是敌人,不能相爱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喜欢你,你知道吗?

啊啊,真是讽刺

我自嘲地想到

 

看着时钟,时间是凌晨三点,我躺回床上,但是却毫无睡意

反反复复的,还是睡不着

我只好起床,走到阳台前

望着夜空,漆黑得不见星星月亮

——就像梦里一样

 

寒风吹拂,心不止颤抖,我一动也不动

——我已经感到绝望了

轻叹了口气,一直看着那虚无的夜空

 

第二章

笠日早上

‘今天要开会啊……得快点起来不然会长会生气的…’一直提醒着自己,但是因为昨天一夜难眠的关系,导致现在昏昏欲睡

“主人!快起来!快没时间了!”贝洛不断在我身边飞来飞去,大声的说道

“我知道……”我把枕头捂住耳朵,有气无力的说道

贝洛被我的动作感到愤怒,它像是报复是的冲向我的肚子

“唔!”冲击力不小啊喂…我吃痛的瞪了贝洛一眼

“知道痛就给我起来!没时间了啊”

“是啦”

我无奈的起床,洗刷好自己,换好衣服,就出去了

 

出到外面时被朝阳吃痛了双眼,闭上眼,在缓缓睁开,没有那么痛了

“走吧走吧!”

“是是”

 

英雄神殿

“守护者,你还差一分钟就迟到了”冰冷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抬头一看是冷着脸的帝兰会长

“哦,我还早到了一分钟呢”我开玩笑似的说道,便快速坐下,免得帝兰会长继续说我

“好了,既然守护者都到了,我们就开始会议吧!”琳娜说

会议开始了,我只是静静的坐在位子上,偶尔他们会问我问题,我也尽责的回答

 

——幻影帝国又要向奥雅王国开战了

‘还是不肯放弃吗?’我低头想到

 

心,紧紧地被揪着

无缘无故地感到心痛

为什么呢?

 

啊…

是因为不想和他对战吧?

一定是这样的

对吗?

 

我的声音 听得到吗? 我在这里哟 思念着你

——一次一次的想呼唤你的名字,但是你却越走越远

 

呐不要消失呀 幻觉也好 呐留在身边吧

——就算是幻影也好,影子也好,都不要在我面前消失不见,留在我身边,好吗?

 

第三章

幻影帝国的第一团长萨罗斯,现在正在苦恼着

苦恼的原因?不知道

卡琳儿看着苦恼的萨罗斯,觉得不可思议;

雪巫王看到苦恼的萨罗斯,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魅影看着苦恼的萨罗斯,觉得有趣极了;

黑修达看着苦恼的萨罗斯,突然感到一阵寒风吹过……

总而言之,众位看着苦恼的第一团长,都有着不同的想法

 

萨罗斯在苦恼,苦恼着他在奥雅王国一次又一次对抗的蓝发少年,也就是守护者

他已经知道守护者喜欢他这件事,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否认这想法,导致自己的心思无法好好地传达

上一次看见守护者在护河城,蹲在河岸,发呆着

 

眼中残留如常的笑脸

——他看见守护者应该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情而扬起笑容,像个小孩子一样

 

是开在角落的一朵花

——那笑容就像自己在寒风里看见的一朵小花,坚强又孤单

 

萨罗斯想到这里,顿时就觉得自己无法向前走了

 

第四章

——奥雅王国将在三天后与幻影帝国开战

这是会议的最后结论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出英雄神殿,一直向前走,没有目标的一直向前走

 

我们的相遇是错误吗?

——这像命运一般的让我们相遇,难道是一个错误?

 

零落下两人的碎片

——脑海里不断想起你我之间零零碎碎的回忆

 

直到此刻仍微弱的闪亮着

——一直都不能从脑海里消去啊…

 

顿时,我紧揪着衣服,胸口传来微微的疼痛

心又在作痛了吗?

啊…为什么又是这样呢…

 

我想要的并不是这样啊…

要怎样才能结束呢?

 

‘死去不就能结束了吗?’

心里传来这段话

 

是啊,如果死了就能结束了

不是吗?

 

第五章

夜晚,星辰布满天空,闪烁着

我坐在书桌前,静静的写着信

信里面的内容?我不想说

就让他们自己发现,然后自己阅读吧

 

‘三天后,就要开战了…为何现在有点期待呢?’我闭眼的想着

因为可以见到他?

可能吧

因为这样可以光明正大地死去?

是啊,如果在战场上死去,其他人就不会怀疑了

不是吗?

得到答案后,我继续写完信件,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睡觉

- - -

在守护者看不到的角落,银发男子看了看桌上的信件,碧绿的眼睛里闪过不明的情绪

‘难道你就要用这种方式离开我吗?我绝不会允许!’男子,也就是萨罗斯,看着睡着的守护者,不禁心痛的想到,随后坚定的下决心

突然想到三天后要开战,萨罗斯下了个决定

——只要一直攻击别人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攻击到守护者了

——绝对不攻击守护者,也不会让守护者离开自己

——因为自己还有话要告诉他

 

单恋的平衡,将在三天后打破

 

第六章

三天后,奥雅王国正式与幻影帝国开战!

奥雅王国处于水深火热,魔法武器满天飞,时不时就有无辜的牺牲者出现

百姓们不断地在逃离这已经是战场的王国,留下英雄神殿的战士们,魔法师们来对抗这战争

我努力的抵抗着,也努力的回发攻击,突然想到三天前就下决心要死去了不是吗?为何要这么努力的反抗呢?

一时失神了,浑然不知有道魔法向我冲来,心想着终于可以解放的时候,洛奇儿神官的保护罩替我挡下了那道魔法

“守护者!别发呆!”帝兰会长生气的警告我,应该是发觉到我的失神了

“是!”为什么要保护我?让我解脱不行吗?

我悲哀的想到

- - -

‘该死的!要不是及时被保护罩挡下,守护者早就上西天了!’萨罗斯愤愤地心想

是的,萨罗斯不想要守护者死去,因为他有话还没亲口对他说

——还没和他亲口说我和你是一样的心情

萨罗斯狠狠的瞪向那个发动魔法的下属,那个下属只觉得背后一阵寒冷,不禁颤抖了下

- - -

战争还在延续着,因为有了洛奇儿神官的保护罩,我一直都毫发无伤

但是这不是我要的!我不是这样希望的!

我要离开!我要离开这让我痛苦的地方!

为什么就不让我完成这个愿望呢?

因为我是守护者?

守护者是奥雅王国的重要人物?

还是因为女神把我创造出来然后保护奥雅王国?

 

呵呵

呵呵呵

呵呵…哈哈哈!

可笑

真是可笑

就因为这样就要把我保护到这么好?

像个珍贵无比的物品一样,仔细的保护着

为什么这样让我觉得很讽刺呢?

 

第七章

我把洛奇儿神官的保护罩撤去,正正当当的站在战场,开始发动攻击

几回合过去,我发现到萨罗斯像是有意无意的不向我发动攻击,一直攻击其他人,这让我很奇怪

‘难道萨罗斯不想要死我去?’

这个想法让我惊讶了一阵子,然后摇摇头

‘怎么可能呢,在梦里他都不肯放过我了,怎么可能不要我死去?’

想了几秒,就不再想下去了

 

天空在悲鸣着,战场上又有战士离去

艺师来不及治疗,自己也备受伤害

魔法师在努力的奋战着,把蓝水当水灌

帝兰会长的头上也开始出现了汗滴,其他的战士们也开始疲累了

‘这样下去奥雅王国真的会毁灭的!’我看到这情景,开始有点不安了

突然看见有个魔使者拿着细剑冲向帝兰会长,我毫不犹豫的冲到帝兰会长身前,替会长挡下了这一剑

“唔!”

细剑直直的刺向心脏,我开始吐血

眼前的景象开始变迷糊了

“你!”帝兰会长把魔使者打败,接住向后倒的我

“守护者!”

我好像听见萨罗斯在叫我,是错觉吗?

啊…绝对是个错觉,因为萨罗斯不可能会叫我的……

- - -

可恶!不是下决心说不会让守护者受伤的吗?!萨罗斯看着被刺伤的守护者,不禁捶向身旁的树

看着那蓝发的少年被帝兰那混蛋接住,萨罗斯立刻冲向帝兰,呼唤着守护者的名字

“守护者!”

萨罗斯把蓝色少年从帝兰怀里抢过来,看着那少年快要失血的脸颊,心疼的抚摸着少年的脸颊

- - -

欸,萨罗斯把我从帝兰会长的怀抱抢过来了?

真是奇妙啊……

萨罗斯在心疼?我没看错吗?

他在摸我的脸颊?不可能吧……

啊…不过这样也可以死去了,不是吗?

就当这是最后的幻觉吧

 

啊 好想见你 再一次也好 好想见到你

——是啊,真想在最后一次看到你那深紫色的单翼,银色的长发,有着伤疤的脸颊,碧绿色的双眼……那曾经让我着迷的全部

 

如果愿望可以实现的话 只想见到你

——我最后的愿望就是见到你,然后再亲口说声‘我喜欢你’

 

我伸出手,轻碰了碰萨罗斯的脸,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说:——

“傻螺丝,我喜欢你哦”

——所以,请记得我这个曾经喜欢你的傻家伙吧

说完,我闭上眼,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啊啊,解脱了

我的愿望实现了

再见了,我誓爱的人

再见了

我亲爱的萨罗斯

 

第八章,终章

Do you remember the silly guy thatlikes you? Hope you don’t forget about him, because he is really likes you.Please remember him in your memory

还记得那个曾经喜欢你的傻家伙吗?希望你别忘记他,因为他是真心喜欢你的。请你一定要好好地把他记在你的回忆里

 

不知道是谁告诉萨罗斯这段话,直到如今萨罗斯都无法忘记,因为

——就有个傻家伙喜欢过他

- - -

守护者离去了,在萨罗斯的怀里离去了

萨罗斯看着那已经毫无血色的脸颊,紧紧地抱着那已经失去温度的身躯,不肯放开

卡琳儿看到这景象,终于了解为何萨罗斯在前几天苦恼了

‘原来他就是在烦恼着自己和守护者的感情……’

不知为何,卡琳儿看到现在的萨罗斯突然对他涌起怜悯的心情

英雄神殿的全部看着,全部都惊呆了

帝兰先回过神,然后问:“守护者一直喜欢你?”

萨罗斯不发一言,只是紧紧地看着怀里的少年

 

‘为什么你就不给我亲口告诉你,我有着和你一样的心情的机会呢?为何要离我而去呢?’

萨罗斯悲伤的想道

 

战争停止了,守护者牺牲了

天空像是感觉到地上的悲伤,乌云密布,雷声响起,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成了倾盆大雨

雨水打在奥雅王国与幻影帝国众位的身上,冷冷的,刺刺的,但是他们感觉不到

 

“守护者怎么这么傻……”洛奇儿喃喃道,泪水在脸上滑下,和雨水混合在一起了

琳娜捂住了嘴,肩膀在颤抖着

威恩,凌风都底下脸,表情看不清,但是能肯定的是,他们在后悔

哈乐乐看到自己的誓友离去,惊讶的像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直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守护者怎么可能会离去呢…不可能…”

个个生存下来的战士和魔法师,看到因为保护会长而让自己牺牲的守护者,都不禁感到悲伤和愤怒

 

是啊,对他们来说,守护者在奥雅王国是个重要人物,因为是女神把他创造了出来,守护着奥雅王国的根源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就是他们没有去了解过守护者的心情是如何,他的想法是怎样

因为在他们眼里,守护者都是笑脸迎人,丝毫没有露出别的表情,除了在战场上那认真的表情之外,他们几乎没看过守护者第二个表情了

——当然也不知道守护者是皮笑肉不笑

- - -

萨罗斯站起来,刘海遮住了眼神,根本看不出他现在的表情。他轻轻的横抱起守护者,然后一言不发地转头走人

帝兰先是回神,然后一把冲到萨罗斯面前说:“把守护者还给我们,守护者是属于我们奥雅王国的人”

语气冰冷

“没有必要还给你们,因为守护者已经受不了在奥雅的种种情况了”说完,萨罗斯用法阵离开了

——因为他在信上说过,他受够了

 

番外,守护者留下的信

还记得守护者在开战的前三天写了一封信吗?

现在帝兰手上就是那封守护者写的信

众人站在帝兰身后,等着帝兰打开信封

帝兰面无表情的打开信封,里面是守护者那端正的字体

‘致:全部人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在战场上死去了,或者是我自己失踪不见了…哈,失踪不见是不可能的,因为三天后就要开战了,我怎么可能会失踪呢?我又不是那种逃避现实的人

     好了,不说笑了。说真的,我在这里真的是受够了,别因为我是守护者就把我保护得像个珍贵品一样,这样真的很让人讽刺你们知道吗?

有时候想好好的自由一下也不行,只能趁你们不注意再偷偷的溜出来,这样真的很累。哈乐乐也因此嘲笑我是一个被受保护的物品,真的让我很不爽

战场上需要我,我知道;完成重要任务需要我,我也知道。但是这样真的让我感到窒息。我很想要大喊:我的自由人权在哪里?!

可能你们不知道吧,我喜欢幻影帝国的萨罗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一见钟情吧?总之他让我沉沉的着迷了

奥雅王国发生的种种状况,真的让我身心都疲累了,可是我却一直用着笑脸来面对你们。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所以我要离开,我要离开这让我痛苦又窒息的地方

所以,再见了

——我誓爱的人们

                                     守护者 笔’

众人看完信后,琳娜闭上眼,捂住嘴忍住不发出哭声,肩膀在颤抖

洛奇儿眼神呆愣,嘴唇一开一关的像是在自言自语

威恩不禁的锤向桌子,发出响铃的‘碰’声

帝兰则是地着脸,看不清表情

 

但是唯一能肯定的是,他们为自己不了解守护者的错误而后悔

因为不了解,所以不能确定守护者的情感

因为不了解,所以不了解守护者脸上那毫无笑意的笑容

因为不了解,所以无法知道为什么守护者在战场上会无时无刻的发呆

因为不了解,所以不知道守护者一直以来的笑容是虚假的

因为不了解……

 

‘为什么你就不告诉我们呢?告诉了我们至少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啊,傻家伙……’

不要因为这样而让自己的生命白白结束啊……

每次看到你那坚强的脸,我们就以为你可以承受,但是结果却是相反;

每次看到你那漾着笑容的脸,我们就以为你可以像个向日葵一样开朗,但是结果却是相反……

 

守护者,你的努力,我们铭记于心

你的坚强,值得让人学习

你的精神,是别人所不能做到的

——但是,我们真的不希望你会这样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 全文完 -


评论
热度(8)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