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最近沉迷P5/音也宝贝。严重鹤丸/音也厨,CP洁癖严重。除了鹤受CP/时音/all音也以外都不吃。

【时音/矢音】段子十题

·歌之王子殿下同人,雷者勿入。

·各种Paro

·一之濑时矢 x 一十木音也

·HE BE 参半。


1.被对方膝枕/靠肩以致酸麻无法动弹

今天正好是寿岭二的休息日,昨天音也给岭二发了消息说想去找他玩,岭二很愉悦的就回复说来吧。

于是音也现在拉着时矢一起坐长途巴士去岭二所在的公寓。

“呐时矢,还有多少站才到?”因为路途冗长的关系,兴奋得像个宝宝的音也起了个早起,然后现在有些昏昏欲睡。

“还有四个站。”时矢将书签放在所看到的页数,微微转头看着在自己旁边一副随时要倒下去的音也,无奈地说。

‘可能这是他人生中最早起的一次吧...’时矢理了理音也的发旋,这么想着。

“诶...还有那么久啊...”音也垂下头,时矢仿佛看见了一双垂下来的狗耳朵。

轻轻地叹了叹气,时矢将音也的头部轻轻拉过,然后靠在自己的肩膀,“想睡就睡吧。到了我会叫醒你的。”

音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时矢露出笑容,靠着肩膀的一瞬间就睡着了。

时矢看着一秒入睡的音也宠溺地笑了笑,在他的脸颊轻轻的一吻,随后继续阅读他的小说。

然后到站的时候时矢的肩膀整个都是僵硬的。

再然后他被岭二调侃了许久,音也带着惭愧的神情给他按摩肩膀。

可喜可贺(?)



2.“请回头看看我。”

一之濑时矢和一十木音也说过,七海春歌是他的全部。

他的存在就是因为春歌而诞生。

眼前的时矢不断的说春歌有多好,有多着迷。但是作为聆听者的音也心里很不好受。

他知道春歌的好,但是时矢永远也不知道音也也是一样好。

永远也不会知道。

“呐音也你有在听吗?”不满音也游神,时矢微愠的问着眼前的音也。

“有在听哦!时矢继续说。”音也露出苦笑,说着。

时矢也没注意音也笑容中的苦涩,然后继续说关于春歌的种种事件。

‘呐...时矢...能不能别再说了?我不想听啊...’音也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室友,心中的苦涩越来越强烈,然后他悄悄的给好友圣川真斗发了简讯求助。

‘谁都好...快来把我拉出这个困境...’音也闭眼,心里不断重复这么想到。

在时矢说到途中时,敲门声响起,“我是圣川,我找音也有些事情。”

仿佛看到救星一样的音也立刻跳起来,“我去开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真斗的那一刻,音也的眼眶溢出了眼泪,但却迟迟没掉落。

“音也...”看到这样的音也,真斗心里揪疼了。

他知道音也喜欢时矢一事,但是对方却喜欢天才作曲春歌。

这对音也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

而且时矢还在他面前不断提起春歌,可想而知音也的心里是有多无奈和难受。

“一之濑,我先把音也借走了。”真斗不管时矢脸上不满的表情,立刻拉走快要落泪的音也。

“真......”音也带着哭腔轻轻呼唤着真斗,对方回头看着他,轻轻的替他擦去落下的泪花。

“别哭了,我们去找那月和翔吧,莲那家伙有事出外了。”真斗这么说。

音也点了点头,任由真斗拉着,也放任自己的眼泪落下。

——呐时矢,我喜欢你知道吗?

——我也可以像七海那样为你作曲,甚至为你填词。

——但是你却喜欢七海。

——难道这样我就没资格喜欢你了么?

——呐时矢,请你回头看看我好么?



3.厕所没纸【ooc慎入】

最尴尬的事件莫过于自己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没纸了。

这天,音也因为在课程途中肚子不舒服和林檎老师要求去一趟厕所,得到准许之后他立刻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去厕所。

那月忍不住说,“音也这速度甚比小翔。”

真斗听完白了他一眼。

迅速的找了间厕所然后办大事。

事后,当音也想拿纸的时候,突发事件出现了。

厕所没纸了!!!

音也:Σ( ° △ °|||)︴没纸了?!!

音也大灾难!

震惊了好一阵子的音也立刻在自己的裤带搜出了手机,然后发讯息给自家室友求救。

所以当时矢看到简讯的时候是一秒站起来,和龙也老师道了个歉,然后站在教室外。

莲对翔说,“一定是收到了小木的简讯。”

翔表示赞同。

-简讯-

音也:—C<(/;◇;)/时矢~!快来救我!!厕所没纸了我出不去!!!ヾ(;゚;Д;゚;)ノ゙快来救救我!!

时矢:你先等着,我带纸去找你。

-分割线-

时矢内心:音也好可爱...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然后时矢快步地走向贩卖部买了一些纸巾,再快步的去厕所。

“音也?你在哪间厕所?”时矢来到厕所后说了一句。

“这边这边!!时矢救救我!”闻声过去的时矢来到所谓的‘这边’,敲了敲门。

“这间?”

“是的!快把纸给我( ´•̥̥̥ω•̥̥̥` )。”隐约听到音也快哭的声调。

时矢内心笑了笑,从上方的空间给了音也纸巾,不久后时矢听见冲水声,门打开,音也走去洗了个手,然后抱住时矢。

“。゚ヽ(゚´Д`)ノ゚。感谢时矢的帮助,不然我真的得困在里面一辈子了呜呜呜。”

时矢拍拍怀里的犬科动物,“不是还有我么?没事的。”

经历这件事之后的音也随时随地在身上都带了足够的纸巾,以免再犯。



4.玩笑而已

一十木音也喜欢一之濑时矢。

这是组里,除了时矢之外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音也要求他们帮自己保密,虽然他们都同意了。

“为什么要保密啊小木,直接告诉小一不是更好吗?”莲不明白。

音也摇摇头,“时矢喜欢的人不是我,如果我告白了的话,时矢会讨厌我然后离我而去的。”

莲看着音也一脸的痛苦,也不再多说什么。

只不过随后的事件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那天完成了演唱会之后,七人去一家餐馆庆祝了一番。

每个人都喝了点酒,其中几个酒量不好的喝了那么点酒就醉了。

酒量比较好的时矢和莲看着醉得天花乱坠的好友们,一脸苦恼。

“要怎么带他们回去呢...”时矢看着莲。

“叫司机来帮忙吧”莲这么说。

时矢扶额了下,“尝试叫醒他们吧。”

莲点点头。

精神恍惚的音也抱住了想要唤醒他的时矢,脑袋蹭了蹭时矢的腰间,“唔...时矢...”

‘音也这是梦到我了?’时矢看着在自己腰间不断扭动的音也,心想。

“唔...时矢..喜..唔!”在一旁的莲听见音也要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立刻来捂住音也的嘴,然后拉起音也晃了晃。

“小木!小木醒来!”莲轻轻拍了拍音也的脸颊,音也立即醒了过来。

“唔!莲...?还有...时矢?”立即醒来之后感到剧烈的头痛,音也扶了扶额头,然后疑惑地看着眼前两人。

“小木,你刚刚差点把自己喜欢小一的事情说出来了!”莲在音也的耳边说着。

音也愣住了,“还好我及时捂住你的嘴,不然...”

两人看着一头雾水的时矢,音也笑了笑,“没什么事的时矢,刚刚只是玩笑而已。”

莲不可置信地看着音也这么说。

时矢虽然不了解实情,不过还是接受了音也的解释,“来,喝杯温水把。”

音也接过那杯温水,莲看见音也的手颤抖着。

他知道他在撒谎。

不过啊,对时矢而言。

那只是玩笑而已。



5.睡着的猫和他

从高中毕业,成为组合出道,是音也没想过的事情。

和天才室友也是前人气偶像HAYATO的一之濑时矢成为恋人更是让自己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情。

时矢是在毕业之后和他告白的,有着同样心情的音也就这样接受了时矢的告白,总而成为恋人。

他们受到同伴的祝福,目前是一对恩爱的情侣。

两人一起合租了一间公寓,同时也养了一只猫。

那只猫是一只布偶猫,是音也在外见到小小的它然后带回家的。

虽然说他们的公寓是允许养宠物,但是时矢却不同意。

因为两人是偶像,工作时间不稳定,更别说有没有时间养猫了。

音也自己当然知道,但是放任一只小小的猫在外流浪也太危险了。

“我们可以一起照顾!”音也抱着怀里的小奶猫,神情带可怜地说。

时矢最抵挡不了就是音也可怜的表情,看着眼前音也一脸水汪汪的神情还有小奶猫弱弱的“喵呜~”一声,时矢最后投降。

他们都没有给小猫取名,但是小猫却很聪明的知道他们是在叫自己。

这天,时矢和音也得到了难得的休假。

时矢完成了剩下的工作,取下眼镜,正要呼唤音也的时候,发现一幕很温馨可爱的画面。

几周前还是小奶猫的布偶猫现在长大了,音也在沙发躺着睡着了。

猫咪躺在音也的肚子上面,也同样睡着了。

‘真是可爱的一幕。’默默地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然后上前在音也的发旋落下一吻,也伸手轻轻地抚摸音也肚子上的猫咪。

真是和平温暖的下午。



6.暂时性失语

“不能说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来栖翔抓着音也的双肩,着急的喊。

翔身边的伙伴也是一脸的担忧。

音也苦笑了下,然后在桌面用冰属性的魔法写字。

“因为中了敌方的失语法术所以暂时性无法说话...音也你也太不小心了。”爱岛塞西尔说到。

音也只是再次苦笑,“我的疏忽,没注意罢了。没事的。”

同伴看着音也,只好叹气。

然而,音也说的并不是实话。

他并不是中了敌人的法术,而是不久前和时矢吵架大打了一场,然后时矢的一个失语法术正好中到了音也身上。

失语法术会让人暂时无法说话一段时间,最短是一天,最长是一周。

这类的法术不能解除,所以林檎老师还有岭二前辈也没办法做什么。

音也用微笑表示没事,两人都很担心的看着音也。

“没事的,可能明天就好了,林檎老师和小岭放心吧。”用细雪浮出这一句,两人才点了点头。

“有事找我们,不要勉强哦小音也。”岭二拍了拍音也的头,说。

音也点了点头。

他现在悠闲地在学院到处逛。

总之,不要让他遇到时矢就好了,音也现在不想见到他。

他的心现在就如所属的属性一样,冰冷。

他没想到时矢见他中了法术第一句话就是,“这下可以清静一阵子了。”

音也只差没有脾气爆发给时矢一个全身冰冻。

最后音也丢下一个冰属性的阵术,弄得出口都是冰,时矢一时间无法出去。

音也来到一棵树下,用冰魔法搭了个冰雾阶梯,然后稳稳坐在树枝上,阶梯瞬间消散。

‘竟然这么嫌弃我,一开始可以要求院长让我们换房。’

‘我一直都很配合你,也很听你的话。’

‘只不过我没想到你是如此的厌恶我。’

音也如太阳般的红眸此时毫无温度,他冷冷的看着晴空。

‘七海的事件不是我的错,只不过你不相信而已。’

然后他垂下头,‘也好,不用再见是最好。’

次日,翔他收到了音也的传送信。

说他已经离开学院去修炼,而且院长也同意了。

“最后,告诉时矢照顾好自己,在此永别。”

之后他们都联系不上音也。



7.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来临的五月正好是大暑,宿舍里的每一个人都热得快受不了。

正在作词的音也抓了抓头,用发夹夹起的刘海就此散落。

“好~热~啊!时矢我想吃冰!”重新夹起散落的刘海,音也歪头的向一本正经坐在自己位子工作的时矢喊道。

“刚刚不是吃了两个吗?不行。”时矢头也没动的对音也说。

“诶——可是还是很热啊!”音也从自己的座位跳起来,不满。

“忍着点。”时矢继续手上的工作。

见自家室友是劝不动了,音也嘟了嘟嘴然后来到沙发坐下。

此时的音也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衬衫,白色的短裤,衬衫的袖子已经被卷到顶上了,刘海被夹起,挥动着手仿佛在给自己扇风。

时矢则穿着深蓝色的衬衫,七分的长裤,音也真不知道时矢会不会感觉到热。

周围都是热气,弄得音也心情有些烦躁。

他再次抓了抓红色的头发,取下发夹,任由刘海散落。

头靠在沙发的扶手处,不一会儿音也就按到昏昏欲睡。

‘算了...先睡一会儿吧。’心里这么想,音也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外是蝉的鸣叫声房间里吹的大部分都是热气,熟睡中的音也忍不住皱了眉头,有些痛苦的神情表露在脸上。

完成工作的时矢转头向看看音也怎样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家恋人一脸的痛苦。

时矢来到沙发边,伸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

‘莫非是做了噩梦?’还戴着眼镜的时矢看着音也痛苦的神情,心里想着。

随后他撩起音也的刘海,然后在额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很意外的,音也的表情瞬间舒缓了下来。

啊,这就是爱的力量吧。



8.消失的影子(6的后续)

时矢在知道音也离开之后的消息是在三天后。

而在翔的逼问下音也终于说出了真相的众人都不可置信,外加愤怒地看着时矢。

“时矢!你知道你逼走了音也吗?!!”翔一个忍不住的爆发火属性魔法攻向时矢,一旁的那月立刻拉着翔,以免发动第二次攻击。

一脸懵懂的时矢使出了光属性的盾牌,挡下了翔的攻击。

“逼走?你在说什么?”时矢一脸完全不知情的问他们。

那月拉住快再次爆发的翔,真斗站出来,“是你吧,对音也下失语法术的人。”

时矢顿了一下,“我...”

“还对他说这下可以清静一阵子的人也是你吧,小一。”莲面无表情地说。

时矢沉默了。

塞西尔忍住要爆发出来的草属性,“你知道你这样做很让音也伤心啊!他现在都不在这个学院里了!”

“等...你说什么?”仿佛自己听错了,时矢不确定的再问一次。

“小音也不在了。他离开学院了。”那月冷冷地说。

时矢整个人一副不相信。

“一之濑同学...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那是和自己同属光属性的七海春歌。

“春歌...我...我不知道...”

春歌看着塞西尔,塞西尔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不说话。

“是说啊小一,七海的意外事件,你没有去理解实情吧?”突然想起什么的莲,对时矢说到。

“那件事?不是音也造成的吗?”时矢疑惑。

一边的春歌听见,“不是!不是一十木同学的错!”

时矢惊讶地看着春歌,“那个冰属性的法术难道不是音也吗?!”

“是一十木同学的没错,但是之前的是敌人的!一十木同学为了救我而和对方打了起来,双方都是冰属性所以一之濑同学你误会了!”春歌一脸着急的解释,她没想到因为自己的意外导致两人不合,音也还甚至离开了学院。

音也为了救她还受了重伤,但是他却用冰属性覆盖了伤口,一直到回到学院被塞西尔拉着用草属性的疗愈法术回复伤口。

那时候时矢差点失去理智的要和音也打起来,只不过春歌阻止了。

莲一脸厌恶地看着时矢,“小木他救出了七海自己还得了重伤,伤口还是用自己的属性掩盖起来!如果不是塞西尔的治疗,小木说不定会被自己的冰属性冻/死!”

真斗安抚有些激动的莲,“你连让音也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然后擅自的吵架还打起来。结果还让他失语。”

“你这家伙真的很可恶。”

时矢完全没想到真相是这样,他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我...我都对他做了什么....”

那个无时无刻在配合自己的他,

无时无刻都在身边的他,

会说“放心把背后交给我!”的他,

被自己逼走了。

已经习惯在自己身边的影子,这一下就消失了。

而,自己已经找不回。



9.不断重复的梦魔

梦里的他们是多么的美好。

一群人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多和谐。

这份温馨,他也曾经拥有过。

他们都喜欢他的笑颜,他的笑颜是指引前方的指标。

带领他们走向巅峰的指标。

“只不过,没想到是假的。”

那一刻,他全然崩溃。

-

一十木音也再次被那个梦给惊醒。

已经缠绕了他一年的梦魔,那个藏在心底深处的伤疤,那个破碎的温馨。

音也扶住额头,心里悲伤但是脸上却笑了。

凤瑛一和他说过,“你是孤单的。”

“你失去了太多你爱的人。”

“你的父亲,母亲,姑姑,还有温暖的场所。”

面对这些痛苦的回忆,自己的心灵也一一被瓦解。

他仿佛看见小时候的自己抱着姑姑的遗像,跌坐在棺木前,落泪说着是自己的错。

‘约定的向日葵花田。’

小时候和姑姑约定以后要去的花田,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姑姑......”音也抱着自己,缓缓落泪。

他常以微笑待人,只因为他和姑姑约定他会用太阳般的笑容去温暖人心。

他做到了,但是却被破坏了。

“我无法呆在ST☆RISH了。”

“因为我无法笑出来了。”

那是自己对时矢说的最后一句话。

“有谁...有谁可以救救我...”

令人心碎的求救声,可惜无人回应。

心里的梦魔仍旧不断重复。



10.Yes,I do

一之濑时矢和一十木音也交往已有四年之久。

他们的友人都没想到他们会在一起这么久。

虽然说现在的国家开放了不少,但是同/性/恋这件事还是备受争/议。

两人时常被催去结婚,但是因为这个问题还迟迟没有踏入婚殿。

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恋情。

一天天的日常都如此恩爱,让友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众人:为什么他们可以如此恩爱???

-

这天,一之濑时矢在策划一个重大的事情。

那就是他要和音也求婚!

“哦呀小一,终于要采取行动了啊。”莲拍了拍时矢的肩膀说着。

“不错不错,赶紧结婚吧。”另一边的翔对时矢的举动感到欣慰。

不远处的真斗和那月帮忙时矢策划流程。

“一定要给小音也一个大大的惊喜!”那月如此说到。

真斗点了点头,“音也他也是不容易。之前的经历如此的令人悲伤,不过还好遇见了时矢。”

那月点点头,“真希望小音也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在一边的三人听到两人的对话望了过来,“怎么说得小木是你们家要准备嫁出去的女儿一样...”

“因为音也是个令人心疼的存在啊,当然要好好爱护了。”塞西尔的声音出现在三人背后,莲和翔都吓着了。

“啊塞西尔,要求你帮我领的对戒好了么?”时矢拉开莲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走向塞西尔问道。

塞西尔点了点头,从口袋拿出一个暗红色的戒指盒,“戒指都在里面了。”

“谢谢了。”时矢微笑接过小盒子。

“不用客气。剩下就是等音也去我们指定的餐厅了吧?”塞西尔说。

“是的。”真斗回答,然后他看了看时间,“差不多音也要结束他的工作了,各位准备!”

一群人立刻出发去指定的餐馆准备求婚流程。

-

录音公司

“辛苦了一十木君,今天的工作就到此。”主管给音也一瓶水,这么说。

“主管和其他的工作人员也辛苦了!”音也接过那瓶水,对大家露出笑容说着。

众人内心:啊这就是天使的笑容么...

“那我先回去了!大家下次见。”音也对众人挥了挥手,走出公司的瞬间收到了真斗的简讯。

-简讯-

真斗:工作结束后来到以下的餐馆。

附送:餐馆.jpg,还有地址。

音也:ok,我这就去。

-结束短信-

拦了一辆德士,告诉司机餐馆的位置,直接去到餐馆。

-

餐馆

“我已经和这里的工作人员说了,他们可以配合我们。”莲和真斗回到包厢,这么说。

“那真是帮大忙了。”

翔随后也回来,“音也已经到了,现在服务员在带他过来。”

时矢点了点头,“全员各就各位。”

服务员带领音也来到一个包厢前,“谢谢。”音也向服务员道谢。

服务员笑了笑,然后继续他的工作。

音也推开门进去,看见组合的大家都在里面。

“大家?这么全部都聚在一起了?”

音也来到时矢旁边的空位坐下。

“时矢说想聚一聚,所以就如你所见了。”真斗回答。

音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全员坐下之后就上来了第一道菜,随后是第二个,直到第四道菜上完。

吃完了正餐,甜点也在不久后上来。

途中,时矢起来去包厢外,音也奇怪的看了下,随后继续享受他的甜点。

时矢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小盒子,然后道谢。

“是说小木,你和小一交往已经四年了吧?”莲把手搭在真斗的肩上,问。

“是的哦。莲和真也差不多交往快两年了吧?”音也吃掉最后一口的布丁,说。

“不只是我和真斗,那月和翔也是。”莲指了指抱着翔的那月。

“时间过得真快啊。”塞西尔感叹,“怎么好像里面就只有我还是单身???”

音也拍了拍塞西尔的肩,“会出现的,不要灰心啊塞西尔。”


说完,时矢走进来,然后其余的五人拿出从不知道哪里来的拉炮一拉,一瞬间“砰砰砰”的声音之后彩带全落在音也的头发上。

音也已经愣住了,接下来的更让他惊喜。

只见时矢用眼神责备了友人,然后深蓝色的双眸如水般温柔地看着自己,在自己的眼前缓缓单跪,拿出戒指盒,摊开。

“音也,你愿意嫁给我么?”

单跪在自己面前的时矢握着戒指盒,里面是一对男士对戒,内侧还刻了两人的名字。

音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时矢,内心感动得快落泪。

一边围观的友人不断高喊接受他!接受他!

音也最后用最灿烂的笑容,答应了。

“Yes,I do.”


- 完 -


作者废话:

·从早上写到傍晚!真不容易呀——————【

·段子的题目我找了很久,结果最后以HE BE参半来写,不然破了平衡2333

·总而言之,第二个时音坑完成!

·希望你们会喜欢www

评论(4)
热度(19)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