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荡漾

严重鹤丸厨,除了鹤受CP以外都不吃。(主吃一期鹤和小狐鹤。)主all鹤+all伊,高二没心情写文。

【三日←鹤】Agony

·刀剑乱腐。

·现Paro

·花吐症设定,私设多,鹤丸暗恋无果终死去。

·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有轻微小狐三日。

·中篇完结,伊达组戏份比较多。

·小学生文笔,BE慎入



00

花吐症。

花吐症是一个很特殊的病症。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得病,只有听说:——

‘当一个人暗恋了别人,因为恋情无果,因郁结成疾。’

感染者说话时会吐出花瓣,花瓣的颜色随着时间而变深。

花瓣在感染者的喉咙道会造成伤害,更有可能会造成呼气不道而窒息。

而且,如果暗恋之人未晓其意,感染者将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将其病因消去的方法只有——

‘与自己暗恋之人接吻,并吐出一朵完整的花朵。’



01

“咳...!咳咳!!”

白发青年一瞬间感觉胸口很苦闷,蜜金色的双眸瞪大。

青年立刻捂住了口,猛烈的咳嗽起来。

青年不远处的左眼戴着黑眼罩的黑发青年还有同样是黑发,肤色暗淡的青年听到这阵咳嗽立刻放下手上的东西来到白发青年的身边,着急地问,“鹤!没事吧?!”

青年摇了摇头,咳嗽声渐渐变小,张开手看见掌心有着一片淡粉色的樱花瓣。花瓣边带着丝丝的血。

“这...难道国永你得了花吐症?”黑发肤色暗淡的青年蹙眉的看着称为‘鹤’的白发青年,语气复杂。

白发青年,鹤丸国永看着掌心的花瓣,自嘲地笑了笑,对着两个友人点点头,承认了黑发青年,大俱利伽罗的说法。

“花吐症?”另一个黑发青年顿了下,”难不成是那个因为过度暗恋一个人却恋情无果的病症?!!“青年,烛台切光忠不禁提高声量说道。

”就是那个,光忠你冷静点。“鹤丸淡淡的笑了笑,将掌心的花瓣甩开。那笑容在他那苍白似纸的脸上看起来非常的虚弱。

”你要我怎么冷静?!那病症很难痊愈的啊!而且只能和你暗恋的人接吻才可以消除,你要我怎么冷静?!!“烛台切抓住鹤丸的肩膀,语气激动地说。

大俱利见鹤丸脸色逐渐苍白,便感觉不妙的立刻将烛台切拉开,”光忠!!冷静一点!!“

被拉开的烛台切愣住了会儿,大俱利趁现在将鹤丸扶到椅子边,让他坐下休息。

鹤丸谢过大俱利,和大俱利等待烛台切冷静下来。

过了会儿,烛台切渐渐冷静下来,他来到鹤丸的面前,鹤丸昂首看着他。

烛台切低身抱住了鹤丸,”抱歉,鹤,是我太激动了。“

鹤丸感觉到烛台切的双肩在颤抖,他拍了拍烛台切的后背,好似在安慰。

”没事,我理解你的心情。“

在鹤丸边上站着的大俱利拍了拍鹤丸的肩膀,鹤丸看着他笑了笑。

烛台切,大俱利还有鹤丸是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儿时玩伴。

鹤丸天性爱玩,可身子虚弱。

烛台切是个脾气温和,常常照顾人的保姆。

大俱利次次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可是鹤丸还有烛台切心里清楚,大俱利心肠非常的好。

鹤丸自小体弱多病,家里的父母也因此将鹤丸尽心的呵护。可奈何鹤丸不知遗传谁的性格,他十分爱玩,尤其是对人恶作剧,惹得大家对鹤丸又爱又恨。

但是鹤丸讨人喜的模样——蜜金色的双眸和雪白的短发——还有个性让他结识了烛台切还有大俱利这两个非常好的好友。

三人就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直到高中。或许是缘分,三人都是在一个学校一个班。

烛台切和大俱利十分爱护鹤丸,尤其是身为两人保姆的烛台切。

所以当烛台切得知鹤丸感染花吐症的时候,他十分的生气还有自责。

生气自己没有看好鹤丸,自责自己帮不到鹤丸。



02

说到鹤丸会感染花吐症,得说回两天前发生的事情。

这天鹤丸没有跟着烛台切还有大俱利,因为两人都被老师叫去做任务了。无所事事的鹤丸就在学校里到处逛逛。

当他经过学生会长室的时候,看到了这学校的会长,以‘月下美人’出名的三日月宗近。

鹤丸可以说,他对三日月一见钟情了。

喜欢他那如深海般的深蓝短发,那如大海中的一轮弯月的双眸,还有温柔似水的气质。

这些都让鹤丸对三日月陷入暗恋,而且陷得很深。

但是鹤丸很早就听闻,三日月已经有恋人了。

那就是副会长小狐丸。

‘这注定是一个无果的恋情啊。’

他讽刺的想到。


就这样,鹤丸得了花吐症。

吐出来的花瓣还是在那时候见到三日月的春天的三重樱。

‘看来我是没有痊愈的希望了。“

鹤丸看着刚刚咳出来的花瓣,已经开始变成亮粉色了。

——’花瓣一旦变成了血红色,那就代表感染者会在次日死去。‘

”所剩时不多了啊..“鹤丸瘫软的在椅子上,蜜金色的双眸黯然地看着天花板。



处于盛夏的现在天气十分的炎热,虽然有树木的叶子帮忙抵消一些阳光的照射,但是阳光的温度高的惊人。

蝉在树枝上鸣叫,轻微的风吹拂让树叶响起‘沙沙’声。没有云朵的蓝天看起来十分蔚蓝透彻。

鹤丸和大俱利瘫在烛台切的客厅里,空调已经调到在不伤害人的情况下的最低温,地上还有把电扇开着最大号吹着风。

烛台切在厨房准备着西瓜,鹤丸还有大俱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今天是第几天了?“大俱利看着鹤丸,问。

鹤丸用手指指出了三,代表已经第三天了。

大俱利看到是第三天不禁蹙眉,因为他听说换上花吐症的人最久只能活一星期。

‘还有四天么?啧。’大俱利在心里咂舌。

两人沉默了会儿,烛台切就拿着一盘切好的西瓜捧出来,放到桌上。

”西瓜好了可以吃了。来,鹤。“烛台切拿了一片西瓜递给鹤丸,然后再拿自己的一片。

”谢谢。“鹤丸坐起来接过西瓜,然后一口一口慢慢地吃。

清凉的西瓜在嘴里融化,瞬间身心都变得有些清爽起来。鹤丸享受似的眯起双眼,嘴角有上扬的感觉。

烛台切看到这样的鹤丸,欣慰地笑了笑。

”对了国永,你暗恋的人是谁?导致会患上花吐症?“大俱利在拿过第三片西瓜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还在享受西瓜清凉的鹤丸。

鹤丸顿了下,将口中咀嚼的西瓜吞咽,然后低下头。

两人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是三日月。“

鹤丸淡淡的说出让两人震惊的名字。

”三日月宗近,学校的月下美人。“



03

两人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同时闪过‘这下糟了。’的想法。

任谁都知道三日月现在有恋人了,是小狐丸。

所以三日月根本不可能会接受或是发觉鹤丸的心意。

更加不可能为了帮鹤丸解除花吐症而跟他接吻。

”抱歉啊,暗恋着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鹤丸的微笑带着苍凉,让两人看得十分心疼。

”虽然我自己明白不可能,但是还是情不自禁。“鹤丸歪头看了看外面的蓝天,说着。

烛台切抱住了身子在颤抖的鹤丸,大俱利稍微移动来到鹤丸面前,揉了揉鹤丸的白发。

熟悉的体温让鹤丸有些想哭,他咬了咬牙,不想让自己落泪。

大俱利看到鹤丸的模样,神情变得有些温柔,他轻声对鹤丸说,“想哭就哭吧。”

鹤丸含着泪花的看着大俱利,再看向一脸宠溺的烛台切,最终在烛台切的怀里放声痛哭。

“很抱歉我...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很抱歉...!让你们...担心!唔...呜哇啊...”

鹤丸哭得一抽一抽的,那哽咽的声音让两人都觉得十分的不舍。

然而,在鹤丸哭的时候,他的嘴角不断掉出亮粉色,且有逐渐变深的粉色花瓣。

烛台切还有大俱利看着那花瓣,就知道事情越来越不妙。

鹤丸期间还不断地在咳嗽,烛台切就一直在拍着他的后背想让他顺口气。

大俱利也时不时帮忙鹤丸顺气,但是眼神已经变得狠戾起来。

‘三日月宗近,我是不会原谅你让国永这么痛苦!’


三人依旧往常一起去学校,鹤丸还是保持那副玩恭不世的模样,时不时对其他人恶作剧。但是有人发觉了鹤丸的不对劲,那就是一期一振。

有着薄荷蓝利落短发,和鹤丸差不多但是是蜂蜜色双眸的一期一振在不久前发觉了鹤丸有些不对劲。

一期和鹤丸不同班,但是每当他经过伊达组三人的时候,他无意闻到淡淡的三重樱花的香气。他就觉得很奇怪,因为盛夏期间是不可能有三重樱的。所以他开始注意伊达组三人。

鹤丸,烛台切还有大俱利也是认识一期,因为一期算是学校里的王子。他那待人处事的温和气质让人觉得就好象是童话本出来的王子,所以学校的学生时不时都会称一期为王子殿下。

这天当一期和伊达三人聊天的时候,他发现三重樱花的香气越来越浓了。

“恕我直问,为何我闻到有三重樱的香气?”一期表情正经的看着三人,三人互相对视了下,然后最后鹤丸叹气。

要说话的时候鹤丸感到胸口发闷,然后接着是猛烈的咳嗽,他以最快的速度捂住嘴巴,然后烛台切还有大俱利帮忙他顺气。

一期对于这个突发状况有些吓到了。

“鹤丸君?!没事吧?!”

鹤丸摇了摇头,然后对着满脸担忧的一期面前张开了手,掌心上是一片暗粉色的樱花瓣。

“一期君闻到的三重樱恐怕是这个的原因吧。”鹤丸弱弱的笑了笑,靠在大俱利的肩膀,说着。

“这...这难道是花吐症...?”一期看着鹤丸掌心上的花瓣,在看着微微喘气的鹤丸。

“是的,现在已经是第五天了...”烛台切替鹤丸回答。

稍微平复气息的鹤丸看着一期,“一期君,可以拜托你不要把这事情说出去么?”

一期看着鹤丸那副要笑不笑的表情,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

“可以告诉我,让你患上花吐症的人是谁么?”

当大俱利要帮鹤丸回答的时候,他们身后出现了一阵声音。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四人回头看去,来者是三日月宗近还有小狐丸。



04

鹤丸看到两人立刻慌忙地将花瓣塞进口袋,因为他不想让两人看见。

大俱利的脸色瞬间不好,他啧了一声就没再理。

烛台切看着两人表情毫无波澜。

“会长和副会长,请问两位有事么?”烛台切平静地问道。

三日月看着烛台切淡淡的笑了笑,笑容是如此的丽人,可惜烛台切此时不这样觉得。

“我只是刚巧看到你们在聊天,而且我也好久没有和鹤丸说话了。”说完,三日月看了看在大俱利身后的鹤丸,后者从大俱利身后出来,对三日月点点头。

“是很久没说话了,而且你现在已经有恋人我去打扰你们不好吧?”鹤丸说着,忍着要咳嗽的感觉。

三日月想了想,“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来叙旧也是可以的啊!毕竟我,小狐还有你算是旧相识了,我们不会介意的。”

小狐丸在一边赞同的点了点头。

鹤丸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瞬间恢复神态,“那好吧,我看我何时有空就去找你们吧。可能我话多会留比较久也说不定,到时候你们不嫌我烦就好。”

“当然不嫌弃,我们早就知道你是个一静下来就会死的性格。”小狐丸笑了笑说着,三日月也随着笑了。

但是鹤丸身后的三人却笑不出。

‘不行了,快忍不住了。’花瓣堵在喉咙道让鹤丸快强忍不下咳嗽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我和他们就先....”正当鹤丸要逃离现场的时候,鹤丸只觉得他眼前一黑,身子好像跟着地心引力的方向倒下。

““““鹤/国永/鹤丸君/鹤丸!!””””

眼明手快的一期一振接住了倒下的鹤丸,眼尖的他看见鹤丸的嘴边掉出了暗粉色的花瓣,他快速将花瓣藏起来,然后以公主抱的方式跑向医疗室,身后跟着烛台切还有大俱利。

留下吓得不轻的小狐丸还有三日月。

医疗室

校医替鹤丸检查了后,表情凝重了起来。

“这位同学患上了花吐症是吗?”校医看着三个人,问。

三人点头。

校医叹了口气,将听筒拿下,“因为花瓣堵在喉咙道导致他短暂的窒息而昏迷。如果等会儿他醒了让他把喉咙道的花瓣都咳出来就好了。”

“好的,谢谢校医。”烛台切向校医道谢,然后看着鹤丸苍白的脸莫名气在头上。

一期看着烛台切的表情,对于鹤丸暗恋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鹤丸君暗恋的人是三日月会长吧。”一期看着烛台切还有大俱利,完全肯定句的说道。

“对就是三日月。”大俱利回答,看着鹤丸的神情也是莫名悲伤。

一期看着休息床上的白发人儿,那苍白的似乎没有血液流通的脸让他觉得很心疼。

他握着鹤丸的手,不语。

“喀啦”一声的,医疗室的门打开,三人看向门口,是茶绿发的莺丸。

“又是想偷懒来医疗室休息?”校医头也不回的做着手上的文件,对莺丸问道。

“是的,拜托您了。”莺丸说完就看见看着他的三个人。

“诶呀,少见啊,你们会在这里。怎么了吗?”莺丸看着三个人,问道。

烛台切沉默了会儿,才说,”鹤晕倒了,一期带鹤过来的。“

听到鹤丸晕倒的事情,莺丸愣了下,才走到床边看到还在沉睡的鹤丸。

”怎么回事?“莺丸看着鹤丸,眼神冰冷的问着。

鹤丸,莺丸在学校里面被称为双鸟组。

因为一个是鹤,一个是莺,所以才被说是双鸟。

而且,莺丸还有鹤丸是初中开始认识到现在的朋友,虽算不上很好,但是莺丸对鹤丸还是心存好感的,朋友之间的好感。

所以当他看到鹤丸这副样子的时候他也是有些不忍心。

”鹤几时醒来?“莺丸看着鹤丸,对其他人问道。

”不清楚,因为是比较特殊的原因所以估计不了。“一边没作声快被人遗忘的校医突然说道。

”这话什么意思?“莺丸看着校医。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校医微微回头,看着他说。



05

一片的黑暗。

黑暗里面只有冰冷。

鹤丸看着一望无际的黑暗,还有感觉刺骨的寒冷。

他此时在一个黑色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摸不着边际的黑,还有冷得发抖的寒冷。

完全没有光,看不到方向。

‘我到底在哪里?’鹤丸放弃寻找方向,缓缓地底下身,直到摸到冰冷的地面,他才坐下,抱住膝盖。

鹤丸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过了阵子他闻到很熟悉的气味。

‘这...难道是三重樱?’鹤丸仔细的闻着那个气息,心想。

当他要更加仔细的去确认那股气息时,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阵光芒,然后耳边听见模糊的呼叫声。

他随着光芒走出,直到被光芒吞噬——


”鹤!“莺丸在一边呼叫着,声音逐渐着急。

在鹤丸床头的大俱利看见鹤丸的眉抖了抖,”国永快醒了!“

全部人一脸期待的看着鹤丸,等待鹤丸清醒过来。

鹤丸睁开眼,但是因为刺目的白让他一时间又闭回双眼,再慢慢地睁开。

然后感觉心胸有什么要涌出来,鹤丸推开一边的大俱利,开始猛烈的咳嗽。

伴着咳嗽,许多的三重樱花瓣都掉了出来,而且颜色已经是红粉色。

‘花吐症...’莺丸看着鹤丸咳出来的花瓣,如此想到。

大概过了两分钟左右,鹤丸咳出最后一片花瓣,然后疲累的躺回床上。

”醒了啊,同学。“校医起身来到鹤丸床边,看着鹤丸露出淡淡的微笑说道。

鹤丸点点头,”谢谢校医。“声音有多虚弱就有多虚弱。

”既然醒了我就继续工作了,你们看几时要出去就出去吧。“校医说完,就继续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完成自己的文件。

五个人谢过校医,莺丸一脸毫无表情地看着鹤丸。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就是花吐症。“鹤丸举手让莺丸闭嘴,直接把事情说完。

一边的一期也把事情听完,听完后两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

”所以,鹤丸君还剩下两天的时间?“一期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鹤丸,他始终不敢相信他眼前的人将离开他。

一边的莺丸始终没说话,但是表情也不怎么好。

鹤丸看着莺丸,露出抱歉的笑容。

三日月从鹤丸晕倒的事情清醒过来,然后立刻跑向医疗室。

小狐丸见到如此也不阻止,他知道三日月很在意鹤丸。毕竟鹤丸很讨人喜欢。

小狐丸想,如果当时三日月没有向他告白,他可能会向鹤丸展开追求。

他在走廊待了阵子,最后决定回去会长室。


- - -


三日月来到医疗室,他打开门看见鹤丸已经没事在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他觉得心里的石头已经放下了。

”鹤丸!没事吧?!“三日月来到鹤丸床边,美丽的弯月眸透露着担心和焦急。

鹤丸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突然想到什么,鹤丸对其他四人说,”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三日月说,你们可以在外面等等吗?校医也是。“

四人点点头,校医也默默拿着文件自觉地走了出去,只是烛台切有些担忧地看了看鹤丸,才随大俱利出去。

确定全部人都出去后,鹤丸看着三日月,脸上带着淡笑。

三日月看着那幅笑容,不知怎么感觉有些凄凉。

”鹤,不要这么笑,很难看。“既然其他人不不在,三日月也用以前的称呼来呼唤鹤丸。

鹤丸收回笑容,一副要哭不哭的,三日月见状,将鹤丸抱在怀里,并问,”怎么了。“

”我......“鹤丸在三日月的怀里,思考着要不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他有种感觉,花瓣在不停地涌上来。

‘不可以,在三日月面前绝对不可以!’鹤丸捂住嘴,尽量不让三日月发现他的异状。

可,三日月还是发现了。

”鹤,为什么你捂着嘴巴?难道还有不舒服?“三日月看着鹤丸,有着弯月的双眸满是鹤丸的样子。

鹤丸不禁看呆了,手无意识地缓缓落下。看到全面的三日月满意的笑了笑,揉了揉还在发愣的鹤丸。

”三日月...你微笑起来为什么这么好看呢...“鹤丸回神过来喃喃自语,三日月听不清。

”这么的美丽,这么的受欢迎...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呢....“

花瓣即将涌出来。

”啊啊...多希望我不会对你产生好感呢...“鹤丸如此想到。



06

三日月还有鹤丸就这样维持了好一阵子,直到鹤丸感觉花瓣快忍不下去的时候,他推开三日月,跑出医疗室,在烛台切的面前把所有的花瓣咳了出来。

大俱利立刻帮鹤丸顺气,一期发现花瓣已经有变成全红的情况。

‘如果花瓣是血红的话就代表患者次日就会死去!!’一期想到这事,就立刻紧张了起来。

”快带鹤回去休息!!莺丸,拜托你帮我还有俱利请假。“烛台切抱着再次晕过去的鹤丸,对莺丸说道。

莺丸点了点头,立刻跑回班级。

大俱利帮烛台切调整好鹤丸的姿势,一期帮忙收拾掉落的花瓣,然后直往他们的宿舍跑去。


在里面听到咳嗽的三日月立刻打开门,看见鹤丸一脸痛苦的吐出...准确来说是咳出红色的花瓣的时候,他一脸的不敢相信。

”花瓣....而且这气息还是三重樱!‘三日月闻到熟悉的香气有那么一瞬间是吓着了。

说到三重樱,三日月还记得他,小狐丸还有鹤丸初遇的时候,正好是三重樱盛放的季节。

樱花飘落的季节里,四处都散发着樱花的香气。

小狐丸还有三日月是在一颗三重樱下看见鹤丸,那时候鹤丸闭着眼,头微微扬起,仿佛在享受带着樱花香的吹拂。

小狐丸和三日月被这一幕惊艳了。

他们从未见过一个男孩在樱花景下如此的美丽,就犹如画里出来的一样。

就是那刻起,两人瞬间对这男孩堕入爱河。

可是没想到两人最后会走在一起。


烛台切回到他和大俱利三人的宿舍,后面跟着一期一振。烛台切将鹤丸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帮鹤丸拿掉在嘴边的红色花瓣。

“已经变成红色了....时间不多了...”烛台切握住鹤丸的手,金色的眼睛(眼罩里的也是)透露着害怕,还有不甘的情绪。

大俱利静静的看着,随后去取了面盘和一条毛巾,然后他开始帮鹤丸擦去额头的汗水。

“我听说,当患者吐出的花瓣是血红色的时候...次日患者就会死去。”一期说这句的时候,语气已经开始有些颤抖,双手紧紧握着,仿佛在祈祷。

“我们都知道,所以我们在知道国永患上花吐症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做好觉悟了。”大俱利毫无情绪地说,但是手上的动作无比的轻柔。

“只是我们都没想到会如此的快....今天才第五天啊....”烛台切握住鹤丸的手不肯放开,好像一放开名为鹤丸国永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一期看着为了鹤丸付出许多的两人,不知为何心里觉得有些自卑。

自己认识鹤丸不如他们久。

自己能帮到鹤丸的事情不如他们多。

自己想帮鹤丸的时候却无能为力。

“鹤丸君...”


- - -


三日月在确定鹤丸去了哪里之后,就立刻往那个地点赶去,他深怕一个不留意鹤丸就会就此离开他。

虽然自己他已经有了小狐丸,但是他对鹤丸还是很照顾的。

他来到鹤丸,烛台切还有大俱利的宿舍,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敲了敲门。

里面的烛台切看着门,低声问,“是谁。”

“我是三日月。”

烛台切听到来者的名字,沉默了下,将鹤丸的手轻轻放回,然后用眼神安抚了大俱利才去开门。

“三日月会长,您此时到此是为了什么?”烛台切冷冷的问三日月,三日月也对这冰冷的语气有些惊吓。

不过很快,三日月回神,说,“我是来看鹤的。”

“很抱歉,鹤现在还没清醒过来,请您择日再来。”烛台切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要等到鹤清醒我才肯回去。”三日月也不甘示弱,他站在烛台切面前,一脸坚定地说。

烛台切依旧挡在门口,三日月也依旧定定的站在他面前。

两人这样子僵持了大概十分钟后,大俱利走来,他拍拍烛台切表示让个位子,烛台切也侧身让大俱利面对三日月。

“你要等国永清醒可以,他现在就已经醒了。”大俱利让过身,让三日月看见里面的情形。



07-完-

三日月立刻进去,然后一期挡在了鹤丸的面前。

鹤丸拍了拍一期的后背,表示没事后一期才不情愿地让开。

“各位,再次麻烦你们给我喝三日月一些私人空间吧!”鹤丸对其他人说,三人情不自愿的离开,大俱利还贴心的关上门。

“你有什么事要问我吧?问吧,现在我会一一回答你的。”鹤丸靠着枕头坐在床头,转头看向欲言又止的三日月。

“鹤你......你得了花吐症?“三日月想了想,还是把这问题问出来。

鹤丸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我今天到底是第几次听到这问题了...是的,今天是第五天。“

‘第五天?!’三日月瞪大双眼的看着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的鹤丸,不能相信他的花吐症已经是第五天了。

‘花吐症最久能活一星期...那就是还有两天?!’想到这里,三日月的背脊一凉,不敢再想下去。


鹤丸看着三日月的表情,轻轻地笑了,”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和你说,只希望不会太迟。“

”不会的,你说吧。“

”我喜欢你。我是因为过度的暗恋着你所以才得了花吐症。“说着的时候鹤丸双眸是散发着一种莫名悲伤的气氛,三日月对着双眸不禁有些看呆。

”但是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有了小狐丸,所以我已经知道这恋情是没有结果的。“

”谢谢你让我体会暗恋的感觉。“

当三日月要说什么的时候,鹤丸阻止了,“让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完,好么?”

三日月点点头,不再继续尝试说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甚至过度暗恋你。”

“可能是上星期被你的气质给迷倒了吧?毕竟认识你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疯狂的喜欢你。”

“虽然这恋情很苦,但是能说出来真的是太好了。”

鹤丸看着三日月,说出最后几句话。

“我不祈求你来吻我解除这个病,毕竟得到你的吻得不到你的心也是无济于事。”

“谢谢你,三日月宗近。给我带来了这么一段苦涩即甜蜜的恋爱。”

说完,鹤丸咳出了一片血红色的樱花般。花瓣在掌心上是如此的漂亮,如此的艳红。仿佛死神带走的血液般美丽。

在外面听到咳嗽声的三人立刻回到房间,看到鹤丸掌心上的血红色花瓣,三人顿时觉得绝望了。

烛台切浑浑噩噩地来到鹤丸的边旁,紧紧抱着鹤丸不肯放开。论如何鹤丸如何说,他依旧不肯放开。

大俱利紧紧的篡着拳头,脸上的表情看不清。

一期整个人仿佛被抽走灵魂似的坐在椅子上,微张的嘴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三日月更是不能相信眼前这个人而明日就要离开他了。

他不相信也不想相信。

但,奈何这就是事实。


趁着今日鹤丸给了许多认识的朋友来个道别会,每人都莫名其妙,但是还是来了。

鹤丸一个个向他们说着道别语,一些人听完了后哭了。

结束了道别会,鹤丸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眼前的四个人,不语地笑了笑。

他知道,他这一睡下去就会再也不醒来。

他也知道,他离开了后他们会有多绝望和难过。

“抱歉光忠,俱利酱,我没法继续陪伴你们了。所以你们要好好地活下去哦。”鹤丸眯眼笑着对他们说,看到两人点头才安心地回到床上。

“三日月,以后光忠还有俱利酱就拜托你了。”鹤丸看着三日月,说。

“我不接受,鹤,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完成啊!”三日月有些激动地反驳。

鹤丸只是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感觉困意越来越浓。

喉咙道的花瓣越来越多,最后他会因为窒息而死。

‘晚安,亲爱的。’

闭上眼,呼气停止,永远的沉眠。


- 完 -


作者废话:

·昨天7.45这样开写到现在才写完也是可以的........

·后面再写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恍惚】

·这是拖了很久的三日鹤文...【被打】

·第一次写花吐症,有不足的地方请见谅。

·以上,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会很感动的。

评论(5)
热度(40)

© 千水荡漾 | Powered by LOFTER